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路边的野头不要捡》3



3.


搜救卡车将一行人送进一家廉价小旅馆。


吴邪一边补充水分,一边听王胖子打听外面的情况。补给站人太多了,大部分都是没什么经验的小青年,脑袋一热,一脚油门就来了沙漠。他们这些后接的落难者,只能暂时和旅馆里的客人挤一挤。


王胖子塞了很多钱,磨破了嘴皮,总算给他和吴邪争取到两个床位。白蛇就惨了点儿,这时候还不忘讲究绅士风度,安顿好几位姑娘,他就只能挤在楼道里将就。


王胖子从外面回来,吴邪勾了勾手指,压低声音道:“有什么事,都别在这儿说。”王胖子啧了一声,只道什么都瞒不过他。


吴邪知道,王胖子既然能在金厂里窝三个月,就绝不是一个把体面和舒适放在第一位的人。现在这...

【瓶邪】《路边的野头不要捡》2

2.


白蛇递来一条女士丝巾,指指自己的脸:“围上吧,这一款好用,质地轻,还透气,贴在脸上就跟大姑娘亲你似的。”吴邪道了声谢,转眼就把那颗头包的严严实实。


“靠,你这什么操作,它就是块儿铁疙瘩,可比你这浆糊脑袋扛沙!”白蛇现在可以肯定,吴邪的脑子里一定已经塞满了沙子。


吴邪摇摇头:“你说了,私自携带机器人犯|法,我挡一挡。”


白蛇愣了一下,茫茫荒漠连个鬼影都没有,何况是人。


“我刚才上车的时候看了一眼轮胎,这车撑不了多久了。”吴邪垂下眼,“我们已经脱离了无人区域,现在可以原地等搜救车队来。...

【瓶邪】《路边的野头不要捡》1



😳没有文化就是会取出这种不堪入眼的羞耻题目。


设定:机器人×人(哥是正经人家的保洁小妹,邪是正经人家的无业游民,大概)小哥分开出场,字面意思。


缘更,姐妹们缘看吧。


————


1.


沙漠卡车将支援队的车拖到干河床上,发动机焦躁地嘶吼,蹿出阵阵蓝烟和刺鼻的机油味,支援队队员跳下车,打开引擎盖,看见火苗在里面跳舞,迅速扬沙灭火。


一伙人捂着口鼻,躲得老远。


引擎的火能灭,心里的火却窜的老高,接天连日,要和太阳一起熔在沙漠里。


吴邪喝了口水,撕掉嘴上层层叠叠的死皮,吐了口血。


路上折了几个弟兄,姑娘们已经哭过一场,这会儿满脸...

【瓶邪】《较劲》番外3

尸体为年轻女性,两腮鼓起,嘴里似乎塞了什么东西。


吴邪和张起灵对视一眼,蹲下身去,皱着眉撬开尸体的嘴,就见嘴里面密密麻麻的虫子。这些虫子长1~2厘米,体黑色。翅鞘上有黄黑相间的斑纹,腹部有黑色绒毛。报案的老人管这虫子叫“鸡公虫”,从老人的口音来推断,这是四川的一种方言。但吴邪他们知道,这是斑蝥,死者极有可能是斑蝥中毒致死。斑蝥喜食黄豆叶,所以常被人认为无毒,口服后会引起中毒。不过在城市里,这种情况实属罕见。这案子必定不会是误食那么简单。


他们做了进一步尸检。尸体口腔、咽部、食道及胃肠粘膜广泛性充血、肿胀及坏死脱落;肾脏肿胀充血,皮质有出血点,肾小管坏死脱...

【瓶邪】《较劲》番外2

“来电吗?”吴邪压在张起灵身上,挠了挠他手心,一本正经地问道。


张起灵愣了一下,吴邪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又去挠他脚心,张起灵就跟没感觉似的,脚趾头都没动一下。吴邪靠了一声,看向他:“不来电?”


张起灵这次明白他在玩儿什么了。坐起身,一只手去摸他大腿内侧,一只手去摸他的脸。


吴邪躲了几下没躲开,把靠枕踢得满地都是。他一边笑着喘气,一边道:“别弄了,来电了,电死我吧。”说着就去拉张起灵的手,与他十指交叉,然后嘴里发出几声拟声词,模仿“滋滋”的电烤声。


人体干燥皮肤电阻可达1000~2000千欧,出汗或潮湿可以减少到25~30...

【瓶邪】《较劲》番外1

一般来说,烟熏痕及其颜色可提示炸药种类。比如,TNT的烟熏痕为灰黑色、硝铵炸药为灰色、黑火药为灰白色等等。从现场烟熏痕可初步推测,硝铵炸药的可能性较大。


死亡人数14,现场没有发现幸存者。尸检时,面部睑缘、内外眦等皮肤褶皱处无烟熏痕,说明爆炸发生时,死者还活着。因为在爆炸瞬时强光、高温作用下,有生命的人会反射性闭眼。


吴邪站起身,向张起灵走过去。


张起灵站在不远处的沙地上,低头看着地上一小块痕迹。


吴邪看了看,就发现那是用脚蹭过的一块痕迹,似乎是为了掩盖什么。周围沙子上还有一些很浅的凌乱的鞋印,搜证人员已经提取了那些鞋印。


张起灵站在那里,看着不远处的爆炸案现...

8 159

【瓶邪】《较劲》15(完结)



15.


“弹头碰撞于左顶骨,形成小的骨裂纹,弹头折返到蝶鞍处,整条射创管呈Z字形。”吴邪直起身来,睡了一晚,才发现腰有点儿疼,不由轻轻倒吸口气。


射创管一般呈直线,但也有其他形状,这取决于弹头形态、动能、组织性状等。子弹穿过不同组织时,运动方向常有变化,尤其在弹头动能较小时,射创管变位的可能性就比较大。这种变位,不仅见于骨骼,其他致密组织,比如筋膜与肌腱,也可以改变弹道方向。颅腔为圆形穹窿,弹头在一定角度下也极易滑动。


他们还发现死者心口处有创口,衣物“T”字形撕裂,内层衣服上粘附黑色烟灰,说明凶手是在近距离贴近衣服射击。他们提取了创口组织和周围组织的烟熏痕,送至实验室扫描电...

【瓶邪】《较劲》14

点击以下图片,在线观看瓶邪夫夫低碳出行↓↓↓↓



【瓶邪】《较劲》13



13.


两个人没能腻歪太久,案子还是要查。


厂子老板待在审讯室里,似乎意识到局子里较之于外面更加安全,渐渐安分下来。只是神色恍惚,看上去精神状态极不稳定。


审讯人员将那只骰子摆在他眼前。老板眼神渐渐对了焦,僵了一下,就扑到桌上拼命想要拿回那个骰子。


大家都没想到他反应如此激烈,两名警员立刻把他制住。


吴邪想了想,就拿起那枚骰子道:“给你可以,但是你要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都说出来。”


老板挣扎了几下,发现挣脱不开,慢慢恢复了平静。他看着吴邪,有些茫然。


吴邪举起手里的骰子,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如果你真的不想死,就把真相告诉我们。”


老板看着吴邪...

【瓶邪】《较劲》12



12.


吴邪回过头看了张起灵一眼,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一边冲他无声地说了句“流氓”,食指却钻到他手心处轻轻刮了几下。


张起灵回握住他的手,捏了一下,吴邪弯起嘴角,两人松开手,一起推门进了会议室。


“小哥,我记得你之前做过一张图表,你现在还能默写出来吗?我们就用那张表做大纲。”吴邪看了看白板上的各种钝器伤照片,扭过头对张起灵道。


张起灵想了想,点点头。有眼力见的同志递了笔过来。


张起灵留出的空位很大,每写一条,吴邪便把相应的照片贴在那一栏,等到全部写完,大家都能一目了然,吴邪简单说了两句,重点提了一下方柱形棍棒棱边所致的挫裂创与锐器创的一个区分,检验时重点还是要观察...

 
1 / 10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