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玩 物 丧 志。

割股啖君终觉浅, 绝知此事要躬行。
梦里翻身跌下炕,鼻屎抠出脑震荡。
垂死病中惊坐起, 提笔愣是不讲理。
人生在世如咸鱼,唯不忘却屎尿屁。
山外青山楼外楼,谢谢你爱非主流。
强中自有强中手,稻海无涯——
吴邪你坐船头,老张在岸上走。
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瓶邪雨村儿】《觉悟高》

◎西班牙大苍蝇

什么时候才能写出洋气一点儿的东西啊?也想上县城里看看。

那你还是洗洗睡吧。

———————㊣———————

闷油瓶是决计不穿秋裤的。

他的身体素质,决定了他可以一年四季,从头仙到尾。

我和胖子就不一样。

一旦开始养生,胖子跟二次发育似的开始横向疯长。进个门都得侧着身,侧完发现还不如正着。最后叹口气:“天真,咱把款子拨一拨,把这门修修,让兄弟我有个家。”我拍拍他肩膀,真诚道:“以天为被,哪儿不是家。瞧您这面相,一看就是受不得拘束之人。今晚头顶有片星空,晚安好梦。”

又赶上换季添置衣服,事到如今市面上根本找不着胖子的秋裤号码,需要特别定制。正赶上人家搞酬宾,三条豹纹送一条红的。我一想这不正好吗,这样一来本命年也省了。剩下钱能多买几盒杜老师。你好我好大家好,成天下之大美。

胖子那定制秋裤一早到货,我随手就给他扔在了沙发上。赶上苏万放假,一屋子老大爷,这小子腆着脸两手空空就来了。不说保健品吧,水果蛋奶你得意思意思吧。还特有理,说要攒钱买iPhone X,没必要的开支就砍了。要是动起手来别打脸,到时候开不了机。知道了,那就奔着这目标来,让你小子开不了机。

苏万自知理亏,抢着做家务活。拿起胖子的秋裤就往沙发上套。我赶紧阻止他:“放手!”

苏万还觉得自己特有眼力见特有担当:“我帮你们套沙发,豹纹儿我熟。这gay里gay气的,别不好意思。”

“那不是沙发套,是秋裤。”

“刺啦——”苏万手下一个哆嗦,失了力道,秋裤的裆被扯个守得云开见月明。妈的,老子的五十块钱。

和苏万微信互删以后,闷油瓶显得挺高兴。这种高兴不是表现在脸上,是吃饭的时候给我多夹了几筷子菜。闷油瓶希望我列表就有个他。嘚瑟啥,号都是我给申请的。几十年不说一句话,就知道给我朋友圈点赞,发条咸菜广告也赞。

我最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保温杯里泡枸杞。有时候喝完没地儿吐子儿,就一把抓过闷油瓶,吐他嘴里,至于他往哪吐,就不是我该操心的了。

对于这件事,闷油瓶有自己的态度。

那天我又急着吐子儿,结果一上午没见着人。赶中午饭点儿回来,闷油瓶站在院子里,扛着个麻袋,我以为是谁家民工兄弟赶路渴了,站在门口讨碗水喝。

待看清楚了,胖子大喜,抡圆了胳膊推我肩膀:“同样是两口子,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你看看人瓶仔这觉悟,多学着点儿!”

一上午,一趟斗?一挖一麻袋?真当我脑瓜仁儿是干枣瘪子?

胖子红了眼,鱼尾纹都绷展了几条,直奔着那麻袋就去了。我举了举右手,闷油瓶会意,走到我跟前张开嘴。这是我俩之前定的暗号,左手捶背,右手张嘴,“pi”一下揉腿,“pi”两下亲一口老鬼。

这枸杞子儿嘴里含了一上午,舌头都麻了,可算找着接班人了。我活动了一下腮帮子,“pi”了两声,闷油瓶嘴里一堆枸杞子,造不出什么动静,只拿嘴蹭了蹭我的脸。

“操!”胖子跟见着什么脏东西似的,对那麻袋避之不及。胖子这么大反应,闷油瓶别是扛回来一麻袋凤姐,个个手拿故事会儿露出知性的微笑吧?

我可得瞧瞧。革命友情不允许因为一个女人就此出现裂缝。

我走近了一看……一麻袋枸杞。这……闷油瓶居然也搞这种乡土式浪漫。

胖子说的对。

闷油瓶,觉悟高。

——————end——————


评论(31)
热度(292)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