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雨村儿】《尿罐子》

◎西班牙大苍蝇

 

一场由“清仓大处理”引发的原谅色尿案。

 

————

 

路上有老乡看见我扛了个大件儿,问我拿了什么好东西,我心里也没底,敷衍道:“冰箱彩电洗衣机。”那老乡看我的眼神登时已经是看阶级敌人了。

 

回家把东西放在矮桌上,考虑到寄件人是白昊天,顾不上喝水喘口气,先把门锁了。这要是等闷油瓶回来了,恐怕这辈子也没机会拆了。

 

以前不知道自己还有徒手撕烂宽胶带和瓦楞纸板的技能,果然,人的潜能需要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下才会显现出来。

 

十一仓的仓管祖辈是大朝奉,白家人丁兴旺,估计现在有上千人,不管是计划生育时代,还是在英雄母亲时代,白家人都至少生上七八个,是一个大家族,二叔说管十一仓积德,所以白家还会兴旺下去。

 

虽然白家人丁很多,但素质参差不齐,有特别高位的官员和富商,也有手机贴膜的。除此以外白家在物流方面也颇有些门路,所以这快递是派专人送的,能到达村口不足为奇。即便打开了是颗人头,我也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防碎措施很到位,足足垫了两层四寸多厚的泡沫塑料,其实东西本身倒没有多大。

 

是个罐子。

 

酱釉四系罐,敛口,溜肩,肩部附四个竖的桥形系,深弧腹,底内凹,灰褐胎。酱釉,内满釉,外釉施至腹部底。粗略估计一下口径大概7厘米,底径8厘米,高大概二十几厘米。

 

我想不通白昊天费牛鼻子劲寄这么个玩意儿是干吗用的,莫非是用来腌咸菜,助力我们的农副生意?那小姑娘未免客气。

 

来不及细想,胖子已经在外面砸门了。

 

我赶紧把一堆破烂纸板塞进垃圾桶踩实了,把罐子放在了发财树旁边,倒也不显突兀。只要不是白昊天送来的东西,闷油瓶不会在意这种细节。

 

我拍拍手,心安理得地去开门。

 

闷油瓶看了我一眼,倒也没说什么。提着一堆食材进厨房开灶。

 

胖子朝我挤眉弄眼,我示意他稍安勿躁,现在不是时候。

 

看门儿这份工是真的闲,白昊天不知道在哪弄到了我的号码,特意发了一条署名短信夸我字写得好,还说期待下次再见到我,再给她签点儿别的,开头要写“送给白昊天小仙女”。开始觉得这事儿纯鸡(社会主义好)巴(社会主义好)扯淡,后来有了业务经验以后心也就大起来,没怎么当回事。

 

后来闷油瓶一本正经地拿着买菜的发票给我,我正感叹闷油瓶这小子越来越贼,都学会找我公款报销了,就见他把发票反过来指着背面让我给他签名。我见他不是开玩笑:“小哥,你几岁?”闷油瓶不说话,这个问题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我看拗不过他,最后随手给他写了一句“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他煞有介事地对折起来放进了口袋。这件事情以我主动当着闷油瓶的面把白昊天那条短信删了并且拉黑她的号码为收尾。闷油瓶看了也没什么表示,不过吃饭的时候倒是多给我夹了几筷子鱼,看得出来他老人家心情不错。

 

所以虽然闷油瓶不说,不代表白昊天就不是他心里的疙瘩蛋子。这回人家小姑娘送了个清代的咸菜罐子来,不知道闷油瓶知道后会作何感想。

 

夜里觉得冷,睁眼才发现闷油瓶不在了。摸了摸炕头还是热的,我这才放下心来。

 

走出卧室,阳台那边隐隐传来水声,闷油瓶大晚上不睡觉,居然跑来浇花,好大的雅兴。我哈欠打了一半,张着嘴目瞪口呆地看着闷油瓶抖了抖,提上裤子,走过来还拍拍我的肩。

 

我打开灯,沿上甚至都没沾上一滴。不愧是闷油瓶,身手矫健,干净利索。闷油瓶这次做的很绝,不留一丝情面。

 

第二天趁着闷油瓶出去练把式的空当,我抻着脖子跟胖子说了这事儿。胖子听完嘎嘎直乐:"天真,都是兄弟,你要是成了暴发户可别忘了胖爷",胖子拍拍我肩膀:"你想啊,这清朝的手工罐子,值钱吧?"我想了想,点点头。胖子又道:"咱们瓶仔,倒斗一哥,值钱吧?"没什么好说的,我又点头。胖子一拍大腿:"这不就得了。这俩都个顶个值钱,合在一起那就是一加一大于二的经济效益,你指定暴富了。兄弟给你做顿好的,收拾收拾准备出道吧。"

 

我坐着没动。胖子看我没什么反应,叹口气,翻了翻垃圾桶,翻出一个无纺布包,我这才看见里面居然有张字条「物归原主,尽其用」。

 

我突然就明白了。

 

十一仓非常巨大,乱七八糟,什么年代的东西都有,这些东西都有故事,很多都是九门中人无法处理的冥器物品。二叔接收十一仓之前,仓库的前身在湖南,所以里面还有一些特别老的老东西,都是上几代人留下的。十一仓有自己非常独特的存放管理方法,外人是找不到特定东西的。

 

这个"物归原主"的"主"不会是我,虽然我已经人到中年猝不及防,但在这些老一辈的故事里,我的辈分就实在小的可怜了。

 

闷油瓶就不一样了。这罐子如果是他的东西,一切也就说得通了。脑子里想象着闷油瓶当年也是个青头,放荡不羁,刚出土的宝贝就解了手,没忍住就乐了。

 

见闷油瓶回来,我指了指凳子。

 

等他落了座,我把那字条递给他看,他摇摇头,果然是不记得自己在十一仓当年落了个尿罐子。但是我可不想当冤大头:"小哥,这罐子是给你的,不是我的,我希望你能搞清楚这一点。"闷油瓶看了看我,点点头。

 

我踢踢胖子:"去,做顿好的,收拾收拾准备出道了。"

 

胖子看在老少不宜的份上也没说什么,一溜烟出去,还带上了门。

 

我凑过去亲了闷油瓶一口,气氛渐渐缓和下来。看得出来闷油瓶也放松下来。

 

我看时机也已经差不多,拍拍他的肩膀,伸手一指阳台方向的罐子:"自己倒。"

 

end


长这样↓我们老张真的很淳朴的跟你讲!



小声bb:

(●'◡'●)ノ❤不管是献出宝贵意见的还是动不动就瞎吹我上天的,每一条评论我都超级珍惜,谢谢你们捧我,指着这点儿鼓励苟延残喘下去。

(//>∀<//)好多ID我都眼熟了,风雨无阻几十年如一日的赞我,你们怎么这么好QAQ真的谢谢你们没有放弃我这个土老帽!不好意思戏略多,你们那么好就想说点儿什么,我我我滚了w



评论(44)
热度(376)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