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短篇he】《蜂蜜与苹果》

◎西班牙大苍蝇

先要确认过眼神:两个老学究双向暗恋设定,我知道题目很齁QAQ总之就是一篇莫名其妙的傻白齁文……
(老实人,孤立你!)

————

吴教授去拜访张教授的时候,提了两罐蜂蜜。

来前他的女学生提点过他: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吴教授第一个想到蜂蜜。不是因为蜂蜜甜,也不是因为它养胃。吴教授知道张教授对这些都是可有可无。蜂蜜的成分除了花蜜,还有蜜蜂们的呕吐物。蜂蜜不会变质,放它个3000年都还能吃,保质期极长。吴教授看中了这一点,能吃实惠,而且隐晦。

张教授昨晚下班回家,透过单向镜看见公园里的一对情侣,那男孩儿把玫瑰花送给那女孩儿,女孩儿亲了那男孩儿一口。

张教授视力极佳,数了数,一共九朵。

张教授停了车,踱步到花鸟鱼市一家水果店。两根手指捏了捏,哪个甜哪个酸,哪个脆哪个棉心中了然。称了一袋,不多不少,一共九个。张教授买苹果不是因为便秘,也不是要拿来做研究,全世界共有7500多种苹果,如果每天研究一种,也要研究20年。

事实上,这些苹果是张教授拿来告白用的。虽说苹果和玫瑰长得一点也不像,但它们本质上都属于蔷薇科。在张教授心里,九个苹果≥九朵玫瑰,张教授也是看中了这一点,能吃实惠,而且隐晦。

张教授开了门接过蜂蜜,递来拖鞋,吴教授蹬鞋入内。

吴教授每次来张教授家吃饭,张教授都会做鱼,在吴教授眼里,张教授是非常喜欢吃鱼的。其实是因为油性鱼类可以提高情绪,欧米茄-3脂肪酸经常用来治疗临床抑郁症,吴教授很忙,张教授觉得,吴教授需要适当减压。

国外全科医生的收入是社会平均工资的3-4倍,这与当下我国社会全科医生的薪酬成为鲜明对比。我国全科医生收入与社会平均收入水平基本持平,仅有4%左右的医生年收入超过10万元。其工资水平远低于专科医生,因此流失率比较高。为了缓解全科医生紧张的情况,简化的全科医生转岗培训正在展开。张教授和吴教授,就是在这里认识的。

吴教授做为业内杰出的人才,被重金聘请做了讲师。那时候张教授刚从国外回来,对国内的医疗体制还不甚了解,混在实习医师的团队里去大学听讲座。正好听了吴教授的课。

吴教授有一种特殊的气质,每个学生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并且会时不时有人站起来找茬。一名学生当堂提问了:"吴教,请问如何快速获得多巴胺?"吴教授笑了笑,答道:"按你们年轻人的行话讲,打飞机。"

在座学生也不是没有女生,医者无性别,大家哄堂大笑。又有学生站起来提问:"吴教,如何告别单身?"吴教授道:"只需一根香蕉。"一些学生脸上已经露出猥琐的笑,吴教授道:"我请一位同学来解释。"

张教授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许是面相太年轻,吴教授以为他是新来的学生,半途加入的学生总是很难融入现有的群体,吴教授想着帮帮他,让大家都能认识他。

张教授也不浪费时间,站起来淡淡道:"人类和香蕉的DNA相似程度达50%。"

吴教授只愣了一下,很快表扬了张教授涉猎广泛。大家也都投来钦佩的目光。几个女同学也像忽然记起了自己的性别红了脸。

自那后来,在没有适应国内环境上任以前,吴教授的课张教授场场不落。张教授总是等着吴教授走出教室才离开。

一回生二回熟,吴教授起初以为张教授是有问题要问,后来发现并不是,他只是在发呆。吴教授忍不住走过去拍了拍张教授的肩膀:"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你很优秀。"

张教授忽然抬起头对吴教授笑了笑。

后来张教授就在吴教授隔壁上了岗。那天的集体观摩课张教授没来,吴教授遗憾之余只得带着其余学生们去观摩大师操刀。张教授摘了口罩挂在下巴上,吴教授看到他,有些惊讶。张教授朝他点点头,手里握着10号中圆可拆卸刀片作临时教鞭:"髂腰肌起自髂骨内侧髂窝,腰大肌起自腰椎体和横突,两肌向下互相结合,经腹股沟韧带深面的肌腔隙走行至骨盆外,附着于股骨小转子。"考虑到学生的一些因素,张教授提前拍了高清照片扫描在投影里一点点讲解。张教授和吴教授不一样,没有风趣的语言,也没有和学生们打成一片的亲和力,一板一眼,绝不会多说一句废话,像机器输出大数据一样精准广博,如果学生能自己看懂,他就绝不会多说一个字,这使课堂氛围异常沉闷紧张,学生们却听得极其认真。这便是另一种人格魅力。一个对待别人极其认真的人,别人也会认真对待他。

那天,吴教授与张教授一同步行回家。两人都开车来,却都撒了谎。

一路从直肠后腔结构谈论至制作造口肠管通道,大多数时间都是吴教授在说,张教授一直在认真倾听,有时两人对上眼神,吴教授微微一笑,张教授就会点点头。

吴教授在张教授家吃完了鱼,赶着上下午的课,吴教授自己开了车,因此推拒了张教授好意,送至楼下,张教授递过来一袋东西,吴教授接了,是九个苹果。

张教授并不是个喜欢甜食的人,他对于食物没有特殊的要求,但吴教授送的那两大罐蜂蜜,他喝完只用了两个月。

而那九个苹果,吴教授当饭吃了,一日三顿,每顿一个。

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人都没能抽出时间来见面。恰逢转岗培训工作接近尾声,吴教授和张教授都忙着交接手头的工作,两人不约而同都选择了不再续约。

吴教授回到家,冲个澡打开电视,农业频道正在科普玫瑰的种植,吴教授百无聊赖地看了两眼,大脑不受控制地飞速运转起来。

张教授回到家,冲了澡随手翻开订的晚报,在夹缝里看见了蜂蜜养殖招商小广告,张教授匆匆浏览了一遍,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快速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嗡地一声,一条短信已经收到:苹果很好吃。

张教授嘴角露出个弧度,回复道:嗯。

对方又发来一条:张教,还记得多巴胺和直肠后腔结构吗?

张教授又回复道:嗯。

那边没再响动,张教授静静等着。等了一个小时,手机始终没再响起。

张教授终于坐不住了,抓了钥匙穿鞋出门。张教授开了门,门外的人向后退一步,张教授反应极快地收了力,就见吴教授脸色发红,呼吸急促,却一脸笑容道:"西二环堵了,我跑着来的。"

张教授抚着他的背给他顺气,吴教授摆摆手,笑着道:"张教,上小课吗?义务劳动那种。"

张教授眼里也有了笑意:"进来。"

吴教授气喘匀了,一下子窜到张教授身上,两手抱住他的脖颈,张教授倒也稳稳接住了,两手托着他的屁股,飞快地在他嘴角亲了一口,长腿迈步进了门,轻轻一踢碰了锁。

后来,两位教授身体力行,进行了深刻而漫长的学术交流。

再后来,大学里莫名开始流行送蜂蜜和苹果。

————end————

评论(36)
热度(428)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