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蜂蜜与苹果》(番外·完)

◎西班牙大苍蝇

再次确认眼神:关于正文里蜂蜜与苹果是如何从中老年家庭消费市场分类里脱胎换骨,在大学里流行起来的一些事宜交代。

————

苏万停下来抹了把汗,苏万心很累。

黎簇的"输尿管支架在泌尿外科中的应用"论文没交,临走被吴教授扣住了。

这是大事儿。黎簇他爹要是知道了,下回再见到黎簇,就是吴教授讲桌上那具热乎新鲜的骨科模型。

杨好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杀(社会主义好)人放(社会主义好)火偷天换日,什么法子都想了。最后苏万的电话把他从犯(社会主义好)法边缘拉了回来。

电话那头苏万声音挺酷:"哈喽尅提我是酷狗!事儿成了,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over!"

杨好还想说什么,那头苏万过足戏瘾后已经风风火火挂了机。

一小时以前,吴教授宣布下课,并且笑容可掬地指了指苏万三人:"少一份,说吧,谁没交。"

黎簇挺硬气:"报告!我早上迟到了,翻墙进来的时候论文落墙外头风给刮跑了。"

吴教授拍拍黎簇的肩膀,理解道:"巧了,你们张教家的马桶也让风给刮跑了。"

黎簇知道完了,吴教授一旦开始说胡话,就表示怒气值加持满点了。

黎簇只得给了兄弟们一个"一人做事一人当"的眼神,吴教授下巴点了点,黎簇撇撇嘴,不情不愿拿起那摞学生们刚交的泌尿外论文,一路尾随吴教授回了办公室。

苏万和杨好交换了一下眼神,老规矩,二人猜拳定输赢,输了的干活,赢了的干着急。

果然,苏万输了。

按照苏万的想法,这件事情应该去找张教授。据他的观察,每每张教授在场的时候,吴教授就是那神坛上一朵出水芙蓉,班里的女同学管这叫"应激性恋爱反应"。

苏万不敢苟同这些女同学的说法,吴教授和张教授?恋爱?张教家的马桶怕不是飞到大西洋去了。我方智商压制,持保留意见。

但苏万知道,吴教和张教哥俩好是真的。因为苏万不止一次看见他俩互相载对方上下班,苏万还和黎簇杨好吐槽过这俩老头儿心机太重,这样多省油钱啊,呸,万恶的资本主义!所以吴教的事儿,张教肯定不会不管。

苏万打定了主意,张教最常泡的地方就是解剖室,苏万等不及电梯,噔噔噔从八楼一口气下到负一楼。

苏万一头闯进去的时候,张教授正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拿着刀超然物外地切开一颗胃。张教授对苏万的闯入毫无反应,左手举杯呷了一口兑水的稀释蜂蜜,同时右手在距胃网膜右动脉弓数厘米的地方切开大网膜,进入网膜囊。

苏万战战兢兢走近了,就闻到一股诡异的福尔马林掺蜂蜜的味道,苏万看了看那颗残破不堪的胃,又看了看张教授面无表情的脸,结结巴巴道:"打、打扰您用餐了?"

张教授这才搁了杯子放了刀,摘下手套看他。

苏万不是没撒过谎。在苏万的自述里脚踢南山敬老院拳打北海幼儿园的英雄事迹数不胜数,但是眼前这位——

为了兄弟,死就死吧!"咕咚"一声,苏万咽了口唾沫,使劲闭了眼大声道:"吴教他他他……他想死您了!"

张教授听到这话后脸色就变了。苏万双手抱头就要蹲下求饶,谁知张教理都没理他,苏万抬起头,视线只来得及捕捉到门外张教授翻飞的白大褂衣角。

苏万长呼一口浊气,掏出手机拨了杨好号码:"哈喽尅提我是酷狗!事儿成了,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over!"说完不等杨好回复匆匆挂了机,赶去迎接刑满释放的兄弟。

办公室内,吴教授啃完了一个苹果。黎簇挠了挠脸。

吴教授开始啃第二个。黎簇深吸一口气。

吴教授很快啃完了第二个,伸手就要拿第三个。黎簇终于没忍住,咳了两声。

吴教授拉开抽屉甩了一盒东西过来。黎簇下意识接了一看——小儿肺热咳喘颗粒。这下黎簇彻底没了脾气。

吴教授啃完了第三个苹果,又用苹果核朝垃圾篓投了个三分球,终于开始进入正题。

吴教授抬起眼皮看了看黎簇道:"下尿路梗阻患者输尿管支架适用吗?"

黎簇没料到,吴教授不打人不骂人甚至不打电话叫家长,竟然直接就开始进行灵魂的拷问!

这特么还不如叫我爹来呢!黎簇心里腹诽。

吴教授食指敲了敲桌面。黎簇绞尽脑汁,凭着上课时候的那点儿印象答道:"不、不适用……因为膀胱内高压将导致膀胱输尿管反流损害肾功能……"

见吴教授赶苍蝇似的朝他挥了挥手,黎簇有点儿懵逼:"我自由了?"

吴教授看起来挺不耐烦:"你那论文再加三千字明天补了交过来,不送。"

黎簇一听,一万一千字!简直不如死了痛快!正想再说些什么,门外传来敲门声。

吴教授喊了声"请进",张教授就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

吴教授有些惊讶,但马上就笑了:"小哥,你怎么来了。"张教授一听吴教授口气,就知道苏万那小子撒了谎,张教授看了看一边期期艾艾的黎簇,心下了然。

对于苏万假传圣旨,张教授并不生气,不管吴教授想不想张教授,张教授确诊自己想见吴教授了。

张教授点了点头。吴教授看黎簇还愣着,催促道:"赶紧去写呀,这么大个小伙子了,尽让人张教看你笑话!"

黎簇心知自己倒霉,怪不得吴教的学生们只敢课上皮,课下乖的绵羊似的,吴教的手段,没领教过的人不知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刺痛灵魂折磨肉(社会主义好)体的双重性酸爽。

黎簇蔫头巴脑地出了办公室,苏万和杨好上来怼了怼他肩膀:"出来了就好好做人。"

黎簇皱眉道:"一万一千字,写完我特么就该截肢了。"

苏万和杨好一听,脸色也变了。苏万心道张教还是晚了一步。三人从长计议,苏万他爹是生意人,从小耳濡目染,苏万第一个想到就是送礼。

"你们知道吴教喜欢什么吗?"苏万问道。

杨好和黎簇想了半天,犹豫道:"大概……张教授?"苏万无语道:"我问的是东西!张教授又不是东西!"说完才惊觉自己出言不逊,赶紧四下里看了看。

苏万叹口气道:"看来又得不耻下问那些女生去了。"

食堂柠檬鱼打折,吴教授和张教授约了中午一起吃饭。吴教授与张教授特意早半小时,与学生们的就餐高峰期错开。

吴教授最近的研究课题是长期留置输尿管支架产生的不适感及并发症对患者心理及日常生活产生的影响,这需要进行大量临床调查。

留置输尿管支架后,一般拔除时间在术后2周甚至更长,因置管时间较长,大部分患者需带管出院。张教授临床经验丰富,二人边吃边讨论置管期间存在的相关问题,张教授话不多却往往画龙点睛,吴教授与之相谈甚欢。

吴教授和张教授没课,苏万等人也没课。三人商量好按AB计划同时行动:A计划就是和气生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属上上策;B计划便是黎簇老老实实上交那一万一千字,属万不得已而为之。

张教授把盘子里的鱼挑给吴教授,苏万和杨好看准时机,数了仨数,一股脑提着东西冲了过去。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请您笑纳!"苏万如壮士断腕般大声道。

吴教授咽了一筷子鱼,看了看苏万和杨好递来的东西,笑着问:"什么呀?"

苏万见吴教授心情不错,胆子也成正比大了起来:"蜂、蜂蜜和苹果,孝敬您二老的……"

吴教授想了想,觉得有趣极了,跟张教授交换了一个眼神:"怎么不见黎簇来孝敬啊,你们仨不是连体婴吗?"

还不都拜你所赐,可怜黎簇在宿舍奋笔疾书着呢!苏万心中腹诽,面上一派乖巧:"他没脸见您。"

吴教授笑了几声:"看这礼你们也是做过功课了,我和张教心领了,东西就拿回去孝敬爸妈吧。"说完挥挥手,吃了张教授递来的一筷子鱼。

苏万眼见没戏唱了,抬脚要走,就听见吴教授又道:"等等。"苏万仿佛看见了日光从罅中照进否极泰来,激动道:"您说!"

吴教授温和道:"转告黎簇,用不着明天交了。"

苏万和杨好一听大喜过望,就听吴教授又幽幽补了一句:"下午六点以前放我办公桌上。"

黎簇接完电话心如死灰。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黎簇贿赂不成反被惩的事在大学里被传为一段佳话。

自此,一旦有人收到了蜂蜜与苹果,大家便都知道,他被发好人卡了。

————end————

叨必叨:没错,就是另一种流行!
说!是不是跟你们想的都不一样!
哈哈皮这一下我很开心😄(烦死了!)

评论(18)
热度(276)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