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雨村儿】《败家有理》

◎西班牙大苍蝇

胖子在潘家园的生意基本搁置,但毕竟打断骨头连着筋,我以前也是开店的,市场的封闭性越强,就越讲究一个"人"字,基本跟你熟,你就是我固定的进货渠道,咱俩谁也不说,但是信得过,风险就低。倒斗的善后生意能做起来,很大程度上和人品是分不开的,也就是所谓的江湖名声。我那间铺子迟迟没倒闭,实际多仰仗了我三叔在道上的名望。胖子是在旧货市场起家的,他本身交际能力非常厉害,再加上现在网络通信发达,胖子的朋友圈里除了微商还是微商。卖袜子的和钢化膜的还有红顶水仙那样卖本事的,鱼龙混杂,什么都有。

几天前胖子通过多方渠道联系到了一个老朋友。这哥们儿姓贶,姓是非常罕见的姓,名字叫有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姓起源于周代,以封地为氏。贶氏的人原多在汉蜀之地,我随口问胖子贶有才祖籍是不是四川的,胖子还挺惊讶。这个朋友我虽然没见过,但是也听胖子提过两句,在报国寺亭子间摆过摊儿,是个年轻的遛鸟族,早几年没接触这行的时候靠老爷子过活,这种人往往道德基础薄弱,算不上什么好东西。胖子就说夏天来了,农民伯伯该歇歇了。农副生意放一放,老本行捡一捡。活人要体面,乡下养老四脖子汗流不像话。

贶有才据说是发了笔横财,一个港商匿名斥巨资从他那儿买了一幅字,他们那票老北京都传开了。胖子也是闻着荤腥去的。至于这个贶有才初涉江湖就一夜暴富,这件事情果然跟金大瓢把子有关。

搭上这么个老油子,不知道是贶有才倒霉还是运气。胖子说金大瓢把子最近在各个群里宣传一种叫"蓝火煤"的玩意儿。说起来,这玩意儿算是个爆冷门。不过拓片做多了,我倒是见过一些稀有的文字记载。当时战国盛产优质矿的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齐,一个是秦。关中盛产优质的铜矿,山东盛产优质煤矿,这个"蓝火煤",就是在山东兖州,据说温度比普通煤高一倍。就是有了这种煤,秦、齐在武器锻造上的精良度甩其他诸侯国一条街。

金大瓢把子煽动的,就是贶有才这样的傻子,说去兖州挖煤,恐怕拿到山西去卖,贶有才也不疑有他屁颠屁颠跟着。那个港商恐怕就是金大瓢把子放出去的甜头,贶有才这种人,啃老半辈子,好容易自己干一票,肯定死心塌地跟着他。金万堂的惯用伎俩,抓住你的心里弱点往死了磕。我现在被逼到乡下养老,一定程度也可以说是拜他所赐了,当年的帛书残片算是个引子。

以我对胖子的了解,早几年他可能还会去掺一脚,现在肯定只想着看戏。人在一种特定安逸的环境里待久了,相对程度上性情也会渐渐平和下来,死于安乐说得就是这个道理。

这事儿其实跟我没半毛钱关系,别人再怎么日进斗金也不是进我吴邪的户头。不过让我意外的是,闷油瓶竟然也有参与。

至于是怎么个参与法,得从贶有才那幅字说起。

我欠小花的债,很大程度上是胖子的明器给我填平的。虽然他本人不见得多乐意,但我们这么多年还在一块儿养老也不是假的。所以是我欠他的,我就得有所表示。胖子从我这儿拿了什么我不清楚。步入中年的人往往会走向两个极端,要么雄心壮志要干一番大事业,要么保温杯里泡枸杞过完一天算一天,舒坦。我年轻的时候折腾太过,现在更乐意向第二种状态靠拢。胖子当初从我这儿拿的,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玩意儿。是我当时为了掩人耳目,参加的一些同好交流会,随手记下来的一些自认为有价值的秦骑兵武器研究资料。刚在雨村安顿下来的那段日子,胖子回了几趟北京善后他的一些家底。我的字就是那时候被夹带着误打误撞倒卖到了潘家园旧货市场上,后来几经周折又不知道怎么到了贶有才手里,专门拿去做旧了说是复旦某某教授的手稿,可别小看这种噱头。这东西看人,要真是这位教授的粉丝,出价几十到几千都有可能。不过,这可真是抬举我了,贶有才不仅把它卖出去了,几百万价格,其中虚实难测,不过我是不太信的,我的字就是再好,假的也真不了。

据胖子说,那个脑子有坑的买字港商是匿名购货,不过最后倒是留了个电话号,说是这次交易很愉快,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合作。

事情的走向就是从这儿开始变调的。胖子神通广大,把那电话要来了。我一看,当时就觉得眼熟,掏出手机翻了一遍通讯录,并没找到符合条件的联系人。后来才被胖子骂醒——操,我说这么眼熟呢,这他娘的不是老子的手机号嘛!

这下再转不过弯儿来我就是真傻逼了。港商,人傻钱多,匿名高价购买我的草稿,临了还留了我电话号,这他妈,也就只能张海客了。

或者说,是闷油瓶。这下我可笑不出来,闷油瓶可太败家了。我和胖子薅秃了头拼命想着致富,他老人家闷不吭声就花几百万买了一沓破纸条。

想通整件事情,我赶紧跑进卧室搜闷油瓶枕套。果然,那沓几百万的纸条就藏在拉锁和枕头内衬的夹层中间。我当时气得有点儿脑缺氧,又不舍得撕,撕这个简直就是撕几百万。突然看见纸背面有字。

「十年,不过西湖一场雨落,临沂一片山青,西沙海底磨出一粒沙,不过秦岭霎时雾起,昆仑千年龙潜,青海扬沙盐沼蛇出巴乃水淹一场,再到长白著雪,风雪故人归。」

有意思。原来我为了闷油瓶写过这么矫情的东西。以前没有确定关系,不觉得有什么,现在返回头去看,心境真的大不相同了。

我突然就有些理解闷油瓶。

迈步走向院子,伸脚卡住他的摇椅。闷油瓶睁眼看我,我俯身亲了亲他,用力捏了捏他的肩膀。闷油瓶也不嫌热,拉了我坐在他身上。罢了,随他高兴吧,钱还可以再挣。

"胖子,最近有什么来钱快的路子吗?"

"蓝火煤了解一下?"

"天气不错。"

————————end————————

评论(19)
热度(358)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