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玩 物 丧 志。

割股啖君终觉浅, 绝知此事要躬行。
梦里翻身跌下炕,鼻屎抠出脑震荡。
垂死病中惊坐起, 提笔愣是不讲理。
人生在世如咸鱼,唯不忘却屎尿屁。
山外青山楼外楼,谢谢你爱非主流。
强中自有强中手,稻海无涯——
吴邪你坐船头,老张在岸上走。
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瓶邪短篇he】哑巴吴的一天(不如跳舞续篇)by西班牙大苍蝇



我这几年穷折腾,身体已经大不如前。

早上醒来喉咙疼得厉害,闷油瓶居然给我端进来一碗热汤,我简直受宠若惊。

说实话,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闷油瓶在地下是倒斗一哥,但是到了地面上,生活能力堪比九级残障。

没想到我吴邪有生之年,竟然能盼来他为我洗手作羹汤。

我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把汤喝了个精光。

闷油瓶看着我喝完,在一边淡淡道:"昨天的。"

如果是胖子,我可能早就动手了,我的脾气可不像从前那么好了。但是闷油瓶我自知打不过他,而且我喉咙疼的厉害,不想说一个字。

所以我没理他,穿上裤子就往外走。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说话都成问题。我得去镇上买点儿药。

——————————————————

我回来的时候经过村里那片空地,看见翠花她们正跳得起劲。

翠花认出了我的车,远远朝我招手,我只得停下来等着她和我说话。

翠花急急忙忙跑到我跟前儿,我降下车窗看着她。她的脸上又泛起了那种熟悉的高原红:"吴叔,也、也没啥事,就是想问问,昨、昨天,喝汤了吗?"

一想起这个我就来气。你的汤你们张主任那畜生一口没动,最后全他妈进了老子的胃里。

有了上回的教训,我算明白这村里人都死心眼儿,不知道看人脸色。

我现在只想快点儿滚回去吃药,不想多做停留,就点点头。

翠花高兴地手舞足蹈起来。我趁着这空当,赶紧一脚油门儿溜号了。

——————————————————

闷油瓶居然在院子里洗衣服。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闷油瓶是假扮的。

我不敢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

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他是在洗内裤。

我们仨号都不一样,但是为了省事儿买的同款。

我恶毒地想,说不定那是胖子的内裤。

胖子正在一边核对账目,突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他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脸上却是"我有许多的小秘密就不告诉你"的欠扁神色。

我现在已经没有年轻时候的好奇心。

如今我们仨能全全乎乎地在一块儿过日子,我已经非常知足。这是我以前从未想过的。

所以就算胖子现在来告诉我闷油瓶有了我的孩子,我也绝不会说一个字,我只会用手势来表明我选择保大。

胖子看我没上钩,没意思地咂了咂嘴,继续埋他那钱眼儿里了。

我最后看了闷油瓶一眼,就兀自进屋了。

吃完药我只想睡觉,于是我就真睡着了。

——————————————————

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拿着一个螺丝帽,非要给闷油瓶套在手指头上。我还恶狠狠地对他说:姓张的,今天你必须从了老子!

闷油瓶皱着眉一伸手,我的螺丝帽就变成了一堆合金粉末。

我是被气醒的。

睡个觉也不安生,一肚子无名火。

早知道就该在镇上买本儿黄历回来,就是不知道上面有没有写今日不宜睡觉。

——————————————————

一觉醒来,胖子和闷油瓶变成了一对组合。

胖子说他们这个组合虽然不差钱儿,但是叫铁二角。

我在心里道:铁你个玉米粑粑,二倒是真的。

胖子看我不说话,开始对着闷油瓶挤眉弄眼。闷油瓶接收到他的暗示,朝他点了点头。

看样子胖子不知又要整什么幺蛾子,但闷油瓶也跟着凑热闹,这是我不能理解的。

我不由得又想起刚才闷油瓶亲自给胖子洗内裤的事儿,心里有些异样。

难道出去一趟,我的头上已经是呼伦贝尔大草原?

容不得我多想,接下来的事情相当微妙。

胖子从厨房拿来一只碗和一根筷子。

闷油瓶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烂纸条。

胖子装模作样地咳了两下清了清嗓。开腔的却是闷油瓶。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
乃敢与君绝。"

闷油瓶一本正经地念完就看向我。

期间他念一句胖子就跟抽羊癫疯似的敲一下碗,两个人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傻逼。

但是我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要上春晚?让我帮着把把关?

我摇摇头,表示他们年纪也都不小了,尤其闷油瓶。

还是清醒点儿,就别做什么明星梦了。

他俩看我摇头,竟然同时皱起了眉头。

半晌,胖子道:"小吴,你是不是不能说话?"

我点点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个。

胖子一把扔了筷子:"操,瞎基霸操心,浪费老子青春!"

——————————————————

后来我才从胖子那儿知道,我那天一句话也没说就走,闷油瓶以为我不搭理他了,居然跑去问胖子:怎么让吴邪高兴?

胖子就给他当狗头军师,出的都是馊主意。不是要他在我面前跳艳舞就是给我唱段儿十八摸。闷油瓶直接拒绝了他的好意。

胖子顾及到自己的生命,收起了玩笑的嘴脸,想了想最后让闷油瓶在我面前要表现得既贤惠又浪漫。

就是我所看到的。

贤惠就是给我洗内裤,也不知道是被谁弄脏的。

浪漫就是给我读一首情诗,至于为什么是上邪,我他妈当时怎么没反应过来!

但是我得承认,除了喉咙还是很疼,现在我从头到脚都是一种便秘三天突然拉稀的感觉。

一个字,爽。

闷油瓶这小子,有点儿可爱。

————————end————————






评论(16)
热度(341)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