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玩 物 丧 志。

割股啖君终觉浅, 绝知此事要躬行。
梦里翻身跌下炕,鼻屎抠出脑震荡。
垂死病中惊坐起, 提笔愣是不讲理。
人生在世如咸鱼,唯不忘却屎尿屁。
山外青山楼外楼,谢谢你爱非主流。
强中自有强中手,稻海无涯——
吴邪你坐船头,老张在岸上走。
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瓶邪短篇he】《断背岛》by西班牙大苍蝇

我们已经在这个破岛上待了俩月。

国家对待人才一向非常慷慨,上面的会时不时派直升机来送些补给。吃穿住物资都不愁。唯一头疼的是,国家不会送充气娃娃来。

饱暖思那啥。

这些个工程师们起先还能看着钱包里的波多野结衣搞搞事情,后来就都撸腻了。我这才体会到小时候爷爷跟我说的那句"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究竟是怎么样一个奥义。

没想到现在的大叔胃口直逼黑洞,早知道我就多准备几个花样,大桥未久也是不错的选择,麻生希我不给,那是老子私藏。但是说到底不得不承认这次是我的失策。

当时只有一个人没要照片儿,我核对了一下名单,原来他就是张起灵。三叔之前提过这个人,说让我多巴结着点儿。

问题是三叔不知道这个张起灵是个有故事的,油盐不进。看起来年纪轻轻就已经无欲无求,肯定不是阳痿就是早泄。

这就不是我的错了,我已尽人事,人家不领情我也没辙。

相处下来,我算是知道这小子的性格就和他的肾一样,让人不爽。

两个月以来连个屁也没见他放过,谁说话也不理,实在不行就点头yes摇头no,拽得二五八万似的,简直是个闷油瓶子,特讨厌!

要不是他在工作中呈现出一种变态的高效率,我一定会打发他赶紧走人。

——————————————————

每晚工作之余大家就会聚在一起讨论各种各样的工作计划和改进建议,除此之外还少不了一些荤段子,在阳春白雪下三滥之间切换自如,这样才能睡得香。

这个时候闷油瓶就会远远地坐在一边,抬头看星星,有时候没星星就看月亮,没月亮就纯看天,看累了就睡觉,真以为自己不食人间烟火。

我有一次偷偷拿起手边的角度仪比划了一下,那闷油瓶抬头的角度分毫不差,45°。

看来他看天的功力已经臻入化境,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没得颈椎病。

——————————————————

闷油瓶早就为推进器建造了三维计算机模型。于是我也快速地确定出推进器的零件外部采购情况。跑腿的时候就把他一并叫上,看他一闲下来杞人忧天的样儿就心烦:"甭看了小哥,这就带你上天。"

我们蹭人家的直升机离开这座鸟不拉屎的岛。回到文明世界后就马不停蹄地跑了很多家机械工厂了解报价和交货期限。最后敲定了一家可以对现有产品做出调整的工厂。我很欣赏他们老板这种灵活变通的生财之道。

这样我们的整体进度就会加快。

——————————————————

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们已经到了探索推进器每一个细节的环节。这是一项压力很大的工作,没有过硬的技术一不小心就会"Boom沙卡拉卡"。工程师们很委婉地称之为"毫无预兆地快速解体"。

闷油瓶表现得异常英勇。我几次想去现场视察工作,他都把我拦下然后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就带着团队离开了。

我并没有按照剧情的发展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侮辱,我是一个很俗的人,钱包里装满了麻生希。

拿钱不干事乐的一身清闲。每天躲在帐篷里吃薯片看杂志,捣鼓模型。基本已经是条咸鱼。

——————————————————

我从帐篷里爬出来的时候闷油瓶正在不远处放水。
那株草经过他俩月的走肾灌溉,长势非常茂盛。

我们都是在林子里随便找个地方解决,而他在这种不可描述的事情上却异常执着。那株草的内心一定非常复杂:自打冒头以来,我便独得皇上恩宠,我就劝皇上,要雨露均沾,可皇上非是不听呢。

我等着他抖落完家伙事儿,装模作样咳了两下:"咳咳,那个,听说挺顺利的哈,我什么也没干,俗话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什么的,真是有劳小哥了。矫情的话我就不说了,总之以后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言语一声,哥们儿我绝不说二话!"

他一边提裤子一边摇摇头。我已经习惯了和这小子相处的模式,我想这大概是"不叫事儿有哥在没意外记得五星好评哦亲"之类的意思。

——————————————————

我们把火箭一二级连接起来,之后就是耗费精气神的事情了。

整天泡在试验台做测试。总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出现。大的事故没有就是万幸,可能是闷油瓶坐镇的缘故,他是个自带稳定磁场的男人 。

我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隔着焊接面具我并看不清他的表情,事实上也没啥可看的,用老二想都知道肯定是面无表情。

——————————————————

最后一次的测试闷油瓶发现了配电系统的问题。

第二天大家一早起来集合。通过了各种热度和振动测试的新电容已经被直升机直运过来 。我们把火箭放平,分成两段,这样闷油瓶就能进入内部拆下电路板。

接下来的三天零八个小时,电子设备终于恢复正常运转,被重新装回火箭里。

"驴蛋蛋4号"矗立在方形发射台上,试点火成功。

终于万事俱备。

之后,它冲上云霄。

飞了几分钟,工程师们在这期间一直报告系统一切正常,处于极佳状态。三分钟后,火箭第一级解体,并掉落地球。引擎按计划开始启动。准备将第二级送入轨道,第四分钟,火箭上方的整流罩也按计划张开。

一切都按计划实现,控制室内爆发出人猿泰山一样的欢呼声。

很少有我们这么幸运的团队,只飞了四次就成功了!

那一刻我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抱着闷油瓶的脑袋就一通乱揉。

闷油瓶居然笑了,他笑起来实在太好看,我心里的震撼多少架驴蛋蛋升天都比不上。

打那一刻起,我就暗暗下了决心。

——————————————————

那是我们在岛上的最后一晚。明天就要回到人间去了。我们合起伙来斗胆问上头的要了点儿红星二锅头,围坐在一起搞了一场简陋的酒会来庆祝。

闷油瓶作为我们队技术的扛把子,是这次事件的大功臣。

电视台的收到消息单独拍了他一沓照片,临走想起来顺便给我们剩下的人照了一张,那女记者还美名其曰:"当然是为了你们的性福!不能让广大女同胞对理工男丧失信心,找个能看的加印象分啊!"然后就跟眼珠子长在闷油瓶身上似的恋恋不舍地硬把自己塞上了飞机。

说起来闷油瓶确实是我们队的颜值担当,用网络上的词来形容就是长得很gay。不过据我观察这岛上连蚊子都是直男癌,长得再好看也他妈全白费了。

那我只好勉为其难将就一下。

酒壮怂人胆,此时我清晰地感觉到肚里那点儿黄汤已经开始跳舞了,按照剧情的发展总得朵蜜点儿什么。

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跳起来就指着闷油瓶嚷嚷:"呔!   我有孤独和烈酒,是否愿意跟我走,是否愿意一醉方休然后奔向自由! 如果当初没有你,我将会是在哪里,寒风吹,梨花雨,找到曾经那个你, 思念你的那种心里一滴一滴落下泪,梦中的你太妩媚,好想喝了忘情水, 我以为我能忘记,所以…… 后面忘词了!"

我已经看到闷油瓶的眉毛皱了起来,我就朝他嘿嘿乐,也不知道乐个什么劲,管它呢,反正智商早他妈留在控制室里那一笑了。

大家也都醉的不轻,已经开始拍手称快,七嘴八舌地喊着早生柜子什么的。

大概是梁静茹给我的勇气,我扑上去就亲他:"艹,这两个多月可憋死劳资了!"

没亲两口闷油瓶就一把推开了我,我非常难过,不就吐你一裤裆嘛!多大点儿事儿!

我不耐烦地低头一看,酒醒一大半儿:"卧槽,这么大个儿!你他妈在裤裆里藏了架驴蛋蛋?"

闷油瓶微妙地挑了挑眉,在我耳边低声道:"吴邪,我们回帐篷。"

我拒绝谈人生!

——————————————————

后来我和闷油瓶就在一起了。

我天天没事儿就躺在他大腿上仰望他的鼻孔,这个角度他依旧很好看。

在此坦白一件事——其实我的钱包从见到闷油瓶第一眼起就早他妈没用了,估计现在还扔在那个破岛上的某个帐篷里,who  care?

见鬼去吧麻生希!我都是对着手机里偷拍的闷油瓶子练手速的。

而现在,手机也见鬼去吧!

———————end———————


评论(17)
热度(256)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