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图穷匕见》3-4

◎西班牙大苍蝇

Dagger  3.  好领导

说起来也挺糟心的。

吴邪好容易休次公假,本来是想和王胖子一起爬个山钓个鱼,像个堂堂正正的中年人一样规规矩矩放松一下。

上回庆功宴吴邪不止收到一个假发套,各种洗剪吹样式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一个七彩颜色的双马尾,梁湾在旁边幸灾乐祸道:"大家也是为你好。"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送礼匿不匿名都一样,吴邪私下里已经给每个人都记了一笔账。

为了保住吴邪日益模糊的发际线,王胖子就提议他们哥俩去爬山散散心,去年买的登山包也算终于派上用场。

谁知道休假也能休出一桩凶杀案来,吴邪现在已经彻底沦为组里的笑柄,上上下下都在嘲笑他柯南附体。

吴邪倒没什么心理负担,除了喝茶看报纸,整天就在审讯室外观察嫌疑人。案子审到第四天,终于有了进展。

吴邪反复播放着手机里的一段小视频,眯眼道:"这老小子真这么说?"王盟点了点头,边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吴邪笑着拍了拍王盟肩膀:"干得好,收拾收拾,准备结案收工吧。"

王盟一脸懵逼,这案子到现在扑朔迷离,连个线头子都抓不着,谈收工?吴队别是疯了吧!

吴邪看他那样儿就知道他还没理清案子,给他审出来完全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有些人天生就是命好,别人技能还在冷却中的时候,他已经躺赢了。

不过吴邪不在乎这个,只要案子能结了不就得了,至于谁找到的突破口,用什么方法找的,都不重要。

王盟不敢去问吴邪,不过也从王胖子嘴里知道了一二——五个嫌疑人的不在场证明里,都说明了23号下午自己干了些什么,有两个人是在一起下棋,分开审讯,但口供一致。剩下三个,有两个无法取证。只有一个叫王八邱的出示了手机,说当天天气很好,太阳不是很烈,所以他就一个人上山了,还拍了站在山顶喝啤酒的小视频发了朋友圈,并配了一句话"一人我饮酒醉"。

王盟把小视频拿给王胖子,王胖子一看就明白了。当时他和吴邪就是奔着那最高峰去的。山顶至少三千米往上,山上气压低,他们待了一会儿就下来了。王八邱这老小子提了一捆啤酒上山,先不说气压问题,上山的时候他能保证啤酒瓶丝毫不晃动真他妈神仙操作,他这自拍小视频里二两马尿连个泡沫星子也没有,这就出现了两种可能:要么他没上山顶,不知道蹲哪个小土包上自导自演拍的;要么那啤酒是假的,里面装了白开水之类的东西。

既然不在场证明不成立,王八邱23号下午到底干什么去了,可就值得玩味了。

说来好笑,有时候为了掩盖真相,刻意为之却往往自己先漏了马脚。

王胖子拍拍王盟肩膀:"这就叫,天网疏疏,灰而不漏。"王盟刚做了没一分钟的明白人,再次陷入了懵逼。

梁湾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再见到张医生。案子露出眉目,用吴邪的话说就是,现在处于黎明前的黑暗阶段,但是鸡已经叫了。

为了进一步的搜集取证,吴邪第一时间联系了张医生。

张起灵一声不吭把电话挂了。结果没一会儿,人车就开到了局子门口。

吴邪早十分钟就蹲在门口啃苹果,不想是在等人。这会儿见了张起灵没说什么,伸手要东西。

张起灵把一个文件袋交给吴邪。吴邪三两下啃完苹果,用苹果核准确投了个三分,抹了抹嘴:"这东西我可能写报告要用,大概复印个两三份,什么时候还你?"

张起灵摇摇头,淡淡道:"这些就是复印件。"

吴邪有点儿意外,不过马上就笑了。伸手拍了拍张起灵肩膀,顺便把擦了嘴的手在张起灵身上蹭干净,夸赞道:"聪明人办事儿就是牢靠,小哥,这案子结了我请你吃饭。"

梁湾从解剖楼里出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幅和谐友爱的美好画面。心里不由佩服起他们吴队来,人际社交这一套,他们吴队还是很有些办法的。连张起灵这块儿难啃的骨头,这么快就拿下了。梁湾第一次觉得吴邪是个靠谱的好领导。看来,自己的春天指日可待了。

梁湾三步并作两步走下台阶,结果没来得及赶上和张起灵说句话,人转身就走了。梁湾紧跑两步,只来得及吸上一口张医生的车屁股尾气。

梁湾急道:"哎,你怎么不帮我再拖他一会儿啊!"吴邪拿文件袋当扇子,边扇边道:"人家干的是救命的行当,要是耽误了,那增加的可就是你的工作量。能抽空跑一趟该感激涕零了,哪有闲工夫陪你诗和远方。"(单押×3,叉会儿腰)

梁湾心里明白他们吴队指不定是求人办事儿面上有点儿挂不住了,怪只能怪她倒霉,不偏不倚撞在了火枪口。

看着吴邪走远的背影,梁湾心里冷笑:呵,你可真是我的"好"领导。

————

叨必叨:对不起大家是我太虚伪了我招我招我什么都招……其实本章真正的标题是"气出freestyle的吴队用气出的freestyle气人",又名"性感警官,在线掰头"。

Dagger 4. 国家栋梁们的丫鬟

吴邪把从张起灵那儿拿的文件袋拆开。

这些文件正是发现凶杀案那天张起灵出示的那份杨大广五年前签署的知情同意书以及他参与的戒烟临床实验不良事件发生统计。只不过这次更为详细,统计表上除了数据,后面还附上了详细的人名。由于一些限制,资料无法带出,这些人名都是手写的,但这已经省了不少力气。

吴邪心里不免一阵唏嘘,暗自反思是不是因为手底下这帮菜鸡实在带不动,以至于现在突然遇上个闷油瓶这样的聪明人,心里竟没来由生出一股英雄相惜的欣慰感。

吴邪仔细对照名单,在当年的戒烟志愿者里,并没有王八邱的名字,这也是导致吴邪第一时间没有发现他的原因。一百四十多个志愿者加上两个机构的联合参与,涉及这个实验的人有五百多人。吴邪不死心,一个人接着一个人找,最后还是没找到。不过,他仔细比对了实验前后的两份名单,倒是让他有了新发现。

吴邪随手用红笔圈了个圈,叫来苏万道:"去,把这个送到你胖叔那儿去。"

早上一来就听王盟叔说这案子马上要结了,苏万一方面虽然再次叹服吴队的办案效率,但是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一点儿参与感都没有,不免感到遗憾和惭愧。

没进组之前,整天吃饭睡觉打游戏就觉得天下我有,自从误打误撞跟组以后,就不自觉被组里气氛带动起来,一遇上案子每个人都分工有序脚后跟踢后脑勺似的忙,只有自己每天泡茶扫地擦桌子。每逢七大姑八大姨问起来工作说在重案组,整得跟国家栋梁似的,只有苏万自己知道,他这是给国家栋梁们当丫鬟来了。

等苏万丧眉搭眼地走出办公室,吴邪叹了口气,拨通了王胖子电话:"胖子,待会儿苏万过去交你东西,你多表扬他几句,外勤的时候顺便也带上他。"

王胖子听了就在电话那头乐,顺便损他几句挂了,不给吴邪反击的机会。

苏万把东西交给王胖子。王胖子用力拍拍他的肩:"小子,脚程够快呀,将来不干这行还能去顺丰,不愁没饭吃。"苏万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胖叔要这么损自己,这话夸得简直句句诛心。

苏万无奈,正想离开,王胖子拽住他道:"上哪儿去,一会儿跟我跑外勤。"

苏万愣了一下,王胖子已经自顾自下了楼,苏万不敢怠慢,小跑几步赶紧跟上,嘴角却控制不住地上扬起来。

王胖子敲门进去,搜查课的人见了他都笑着打招呼。王胖子把吴邪画了圈的文件交给一位女警官:"云彩,帮我查查这个人,急要。"

那位叫云彩的女警官接过文件看了看:"这是医院的文件啊,你去医院查不是更快点儿。"胖子一屁股坐下道:"你又不是不清楚天真那小子的办事风格,条条大路通罗马,况且案子多有变数,几条路都同时走着,准不会错。"

云彩点点头,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你们组回回领奖金到手软,有个好领导啊。"

苏万在一边听着,正期待自己第一份工资,就被王胖子一把扯过去:"我们组新来的小孩儿,以后能帮就尽量伸把手。"

云彩应下了,又告诉他们名字过滤最快也得等俩小时,全国同名的人就有不少,到时候肯定得花大功夫,让他们耐心等着。王胖子没说什么,为了不影响云彩他们的工作效率,带着苏万先回了办公室。

苏万看着王胖子的背影,脑子里回想着刚刚他看那位女警官的眼神,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惊天大八卦。为了不被灭口,苏万决定兵行险着,反客为主出奇制胜。于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似的问道:"胖叔,你是不是暗恋人家云警官?"

王胖子脚步顿了顿,没回头:"死小子,这种事儿你他娘的倒是机灵。"

王胖子平时满嘴跑火车,没什么架子,对待他们这些新人算是一堆前辈里最自来熟的,再加上被讽刺多了,苏万也习惯了。苏万察言观色,看王胖子神色无异,坦坦荡荡,心里佩服他的同时暗自松了口气。

这时候,王胖子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王胖子摁了接听,就听电话那头一个男声道:"收手吧。"

——TBC——

评论(8)
热度(106)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