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图穷匕见》7-8

◎西班牙大苍蝇

今天真倒霉,把手给烫了。

————

Dagger.7  下雨了?

马平川第一反应就是跑,五年来他也一直是这么干的。腰上绳子还没解开,跑了一段就被一股大力拽了回去。马平川慌忙回头,那个帽衫男并没有抓绳子,他忘了绳子那头还绑在他自己的床脚上。刚刚一个劲猛跑,绳子长度到达极限,巨大的反作用力又将他毫不留情地拦腰拉了回去。当初他绳子绑的多紧,这会儿肠子就有多青。

这还不算完。忽然,从他家窗户里探出个脑袋来:"小哥,把他弄上来吧。一个人行吗,用不用我下去?"

马平川认出这声音是刚刚在外面敲门那傻逼,想不到人家专门挖坑给他跳,他不仅屁颠屁颠滚进去了,滚之前还帮人家刨好了土。这会儿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傻逼。

张起灵朝吴邪摇摇头,在马平川后脖子某处捏了一下他就倒了。吴邪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张起灵捏人捏得轻松,吴邪却看得暗暗心惊,后脖子捏晕这种操作是脖子侧颈静脉和动脉伴行给予大脑血液供应,在特定力量的按压下影响供血给予刺激导致晕阙的情况。即便张起灵是个医生,但是这操作也只存在于理论和电视剧里,现实真正是很难做到的。吴邪眼底暗了暗,张起灵这个人果然不简单。不过这些情绪也只是转瞬即逝,吴邪该干什么照样没落下。他朝张起灵点点头,在他视线里消失了十几秒钟,再出现的时候从窗口扔下去用布包着的一团东西。

吴邪在上面打了个响指,张起灵眼明手快接住了。打开一看,是把菜刀,张起灵会意,这是最快的方法。张起灵拿起菜刀,掌握好着力点,手起刀落,卡擦一下了断了那绳子,扛死猪似的把马平川一把扛到了肩上,扛上了楼。

马平川感觉到脸上有雨滴滴落,皱了皱眉:"操,下雨了?"

一个声音回答他:"没,晴着呢。"

马平川一下子被这声音激醒了,猛地睁开眼,就看见一个陌生男人端着烟灰缸,烟灰缸里盛了水,那男人一只手蘸着水,正要往他脸上弹,刚刚的"雨"就是这么来的。

马平川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五颜六色。草他娘的,有病吧!他真是被这傻逼坑惨了。

这个神经病旁边还坐着个人,没看他也没说话,盯着天花板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马平川认出这就是刚刚那个一声不响袭击他的帽衫男,简直比这神经病还不是东西!马平川后槽牙已经麻了,气得说不出话。

吴邪看他醒了,把烟灰缸放一边。伸出手笑着道:"马老板,认识一下?"

马平川梗着脖子没说话,那个帽衫男却有意无意看了一眼手边的菜刀。马平川咽了口唾沫:"你、你们想干什么!"

吴邪从包里拿出两份文件,正是那份戒烟实验的名单。其中一份实验前的人员名单里,后勤组组长写着他马平川的大名。

吴邪盯着马平川脑门上暴起的青筋道:"没想到马老板这么热情,今晚是要留宿新朋友了。"

马平川压着火,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接过吴邪手里那份文件。

马平川冷哼一声:"我没什么好交代的,你看见什么就是什么。"

吴邪点点头:"行。那我就随便说说。您可以随时打断我。"

马平川扫了他一眼,铁青着脸没说话。吴邪开门见山道:"杨大广死了。"

马平川瞳孔骤缩,两手抓着膝盖,西裤上留下几道褶子。

他的节奏已经乱了,吴邪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有姓王的替你坐牢,马老板以后可以高枕无忧了。"

————

叨必叨:m9( `д´ )!!!!为什么输入法那么顽强,每回打"马老板"首字母默认首选词不动如山死活给我出"麻辣拌"呢!跟我置什么气!还有,听说最近hin流行乱心曲,今儿吴邪他娘的就原地乱了他马地主的心曲!(怎么乱不是乱呢?)(诶哟你可他妈住嘴吧!好好活着)

Dagger.8  02200059

马平川不说话,吴邪也不在意。又拿出一张照片,只见那照片拍的是一个平面展开的长方体纸盒子。盒子里面朝上,周围一些翘起的面上还附着着极小的乳白色硬块,像是某种胶质干掉后的痕迹。盒子中间有一串圆珠笔极小的涂鸦,马平川凑近看,才看出那不是什么涂鸦,是一串数字——"02200059"。

马平川脑门上一下子就出了冷汗,这串数字他到死也忘不了,那是他的实验工号。

而照片上的纸盒子,就是那天招待所里张起灵从杨大广那儿得到的盐酸安非他酮缓释片药盒。作为相关证物,本来已经封袋编号,吴邪发现了那些细小的胶质块——这盒子被人拆过,然后又粘上了。

杨大广为什么要这么做?吴邪从苏万那儿借来刀片儿,仔细地划开了盒子夹缝里的那些胶。然后就见到了这一串数字。

吴邪指着照片上那串数字,问道:"认识?"

马平川脸色僵硬:"是我低估了那姓杨的。"

吴邪笑道:"马老板好像看谁都是傻逼。"马平川也跟着笑了:"是,现在知道我自己他妈才是一傻逼。"

吴邪道:"你确实挑了条好狗。王八邱受雇于你,他也确实拿钱办事儿。你想杀人灭口,他就去和杨大广称兄道弟,伺机而动。但是,还是被杨大广发现了,想知道为什么吗?"

吴邪没等马平川回答,继续道:"杨大广在戒烟实验中出现了不良反应,所以停药了。但是结果却是成功的,这个实验使他对烟产生了心理性排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确实靠盐酸安非他酮戒了烟。"吴邪从沙发靠垫里坐起来,前倾着身体眯着眼道:"如果一个人曾经喜欢的某样东西,突然因为某种原因开始排斥,他就会对这件东西非常敏感。喜欢和讨厌,都是极端刺激的情绪,他会强化人脑对这件事物的情感。而坏就坏在,王八邱抽烟。"

听到这里,马平川神色一下子古怪起来。吴邪看着他那脸色不停变换,饶有兴味地站起来在屋子里走了几圈,最后从置物架上取下一条烟道:"请教请教马老板做的什么生意。"

马平川冷笑一声:"我倒是没看出来,你这嘴上功夫了得,到头来是个瞎子。"

张起灵突然朝他看过来,马平川禁了声。吴邪倒是不恼,对方连气话都开始往出说了,阵脚已经彻底乱了。

马平川之所以恼羞成怒,是因为他想通了吴邪的话。王八邱为什么会在杨大广面前暴露,是因为他的烟。

为了在烟草市场上摸出一片天,马平川的烟草生意一直以来都是自产自销。因此他的烟外型设计很特殊,烟屁股上有一圈特殊的花纹,仔细看就能看出是一匹马和一匹马头尾相连,围成一个圈儿。马平川很满意自己这套设计,马平川相信自己总有一天马到成功。

王八邱确实从他这儿捞了不少好处。这人胃口简直是个无底洞,马平川屡次被讨价还价,最后烦了,看见自己墙角那捆滞销烟,就先送了王八邱两条,先塞住他那张嘴,总算是得了两天清净。但是他千算万算没想到,王八邱在杨大广面前抽烟,而且抽他送的滞销烟。王八邱可不认识什么这烟那烟,在他看来,马平川那老小子给的烟劲儿大,抽起来带感,那就是好烟,得随身带着,有事没事嘬两口。

"王八邱为了证明案发当天不在场,给我们出示了他的手机。而他在当天行凶之前发了一段小视频,说在山顶喝啤酒。而他的微信联系人列表里,有杨大广。"说到这里,吴邪看向张起灵:"小哥,你和杨大广是在什么时候见的面?"

"三点十一分。"张起灵答。

吴邪笑笑,转向马平川道:"这就对了,杨大广看见了那段小视频。他的神经当时已经到达非常敏感的地步,马上就发现了王八邱是在发出一个信号。所以,他把那些准备好的药盒子送了出去。至于为什么给张医生,这很简单。登山游客里有受腿伤的,那些都是很新的伤口,恐怕是张医生正好赶上做了临时救助。杨大广当时也在那个团里,在他的观念里,只有医生随身带着药物才不会引人怀疑,这个想法也确实是正确的。因此,他想到借用张医生的身份来掩护自己留下的讯息,就在当天下午,他敲开了张医生的门。"

——TBC——

评论(4)
热度(90)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