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图穷匕见》17-18

Dagger.17  门上的划痕

不一会儿,秦海婷赶到了。胖子说在电话里她知道叔叔死了好像很惊讶,现在看来也止于惊讶了,倒是不怎么伤心的样子。

小姑娘才十七岁,还在上高中。平时住校,星期六还要补课,只有星期天会回叔叔家吃顿饭。整体给人感觉像个俏皮的小黄蓉,如果不是因为是这案子的嫌疑人,抛开年龄不说,倒是吴邪很喜欢的类型。

前天是礼拜六,小姑娘本来应该是在学校里补课,但是她说自己因为生理期实在难受,请了一天假呆在宿舍睡觉,昨天也没来叔叔家吃饭,没想到出了这档子事儿。

她的室友只能给她作证早上七点半以前,中午十二点到一点四十,下午五点到六点,晚上九点半以后的时间在宿舍,因为这些时间分别是起床,午休,晚饭和睡觉,其余时间她们都在上课。宿管大妈一直在跟保安闲聊,也没怎么注意楼里女孩儿的出入情况。摄像头又是个摆设,一年前就故障了,报修以后校方一直拖延,到现在也没人管,基本算是不了了之了。所以小姑娘的不在场证明并不能成立。

秦海婷看起来终于是有些慌神了,但更多的是委屈和愤怒:"你们凭什么随随便便就怀疑我!那是我亲叔叔啊!"

吴邪虽然理解她的情绪,但初见时的那点儿好感现在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知道是你亲叔叔,你就该好好配合,早点儿还他一个公道。"

秦海婷没再吭声。

被几个警察带下去了。胖子皱眉道:“这小丫头片子有情况啊,亲叔叔死了一点儿没见掉眼泪儿,倒是急着撇清自个儿。”

吴邪看着秦海婷的背影若有所思,问道:“死者那房东呢?”

胖子道:“人家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一直待在自己那麻将馆里,他馆里那几个伙计我让王盟带着苏万都挨个问过了,还有他几个熟张儿(注)也在馆子里,都能给他作证。”吴邪还对上回王八邱裤裆藏凶那事儿耿耿于怀,听到王盟名字没好气道:“你可真是派了俩牛逼大爷。”

死者人际关系单一,排查了一圈,没有什么特别关系密切的人际交往。看起来目前案件的所有走向真凶都直指秦海婷。

吴邪看了看手里那一小截黄色涤纶布,递给胖子道:“既然他通讯录里没什么能查的人,那没在通讯录里的呢?”

胖子接过那截涤纶布,一下就明白了吴邪的意思:“你是说,他周围这几户邻居?”吴邪点点头,指着那截黄色涤纶布道:“这是我在旁边那户门口地上捡的。”

胖子拿起那一小截布看了看,有些惊讶道:“这,这他娘的是一截警戒线啊!”吴邪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上回我和小……张起灵找到马平川,是因为他上电视了。”

胖子皱眉道:“不是你等会儿,张起灵谁?组里有这号人吗?别的课的同志?男的女的?哟呵,没看出来你这社交覆盖挺全面的呀,比长城宽带还牛逼。”说着一脸促狭地拍了拍吴邪肩膀。

“哪跟哪啊,张起灵是上回案子提供关键线索的一个医生。能找着马平川也多亏了他。你也见过,就那天逮捕马平川归案时候,角落单人沙发里那个穿帽衫的。”

胖子仔细回忆了一下,一拍脑门儿道:“哦,他呀!就那小白脸儿,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有这么一号人物。”

吴邪打断道:“行了,又跑远了。我是想告诉你,你知道马平川那么谨慎的人,为什么我们却能在电视上看见他并且找到他?”

王胖子是个明白人,一点就通,看了看手里那截警戒线:“看来这操蛋破筒子楼里,时兴死人啊。”

吴邪点点头:“这一截警戒线,恐怕是楼里当天为了防止闲杂人进入现场,在死了的那老太太门前围的一小截遗留。我已经打电话确认过了,当时那死了的老太太门上有两道划痕。”

吴邪顿了顿,继续道:“而这屋子旁边那户,门上也有两道划痕。”

————

注:熟张儿:北京话,熟人的意思。

Dagger.18  巧遇

吴邪看了看王胖子问道:“那份保险你在哪找见的?”

王胖子道:“跟床头柜上摆着呢。”

吴邪点点头:“这就对了。死者所有的通话记录都被删了,高额保险却被摆在一个极其显眼的位置。致使我们目前所有的搜查方向,都集中在了秦海婷身上。你有没有觉得,这种感觉很不对劲。”吴邪看了王胖子一眼,继续道:“就像背后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推着咱们在走。刻意跟咱们强调秦海婷嫌疑最大,而且她正好没有不在场证明。对她叔叔感情也不是那么回事,她叔叔却把高额保险全数签给了她。而这,才刚只是个开头。”

“确实有这可能,如果真是这样,这案子可就不简单喽。”胖子同意吴邪说的话。按照吴邪的思路,这案子单独拎出来是件简单的密室谋杀,作案动机与时机直指被害人的侄女秦海婷。但是,这件案子的地点实在特殊,与上回的盐酸安非他酮案仿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让人有种明明看见了瓜,却摸不着藤的感觉,相当蛋疼。

"所以,咱们任何线索都别放过。"吴邪拍了拍王胖子的肩膀,笑的真诚:"交际霸王花,查老太太的事情,交给你,我放心。"

这么多年分工配合,王胖子不用他说也知道他是几个意思,点点头联系人去了。

这时候,吴邪电话响了。掏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吴邪已经猜到是谁,直接摁了接听。

"老——老吴,干嘛——嘛呢?又——又不在家……"

果然是解子扬。吴邪不想影响现场办案秩序,迈步走到楼道一个人少的角落里:“在外面呢,临时有个案子需要处理。我门口那只旧球鞋看见了吗,鞋面内侧的鞋带你摸摸,应该有把钥匙。你进屋待着吧,我今天可能回去迟点儿,吃喝冰箱里都有,你自己看着弄。”

听见解子扬在那边胡乱应了几声,吴邪挂了电话,把号码存了备注。

这时候,胖子回来了,吴邪朝他走过去,只见他撇撇嘴道:“那边儿都封案了,还得请档案科的人撮一顿。”

吴邪揉了揉眉心,先是闷油瓶,再是老痒,现在又得请档案科那帮成天喝茶不干事的“壶孙”,这几天可真他娘的成冤大头了。先前宰组里那几顿早他妈血本无归了,苍天饶过谁。

饭局约在晚上八点,吴邪整理完搜证以及线索,趴桌子上睡到七点半突然自己醒了,手机设置了振动闹钟也没派上用场。胖子敲门进来,一见他就吹口哨:“天真,讲究啊,还化了妆。”

吴邪侧脸趴着报纸睡的,那报纸社会新闻版面里有马平川上电视当天那个死了的老太太的相关报道。老太太的尸体无人认领,最后交给刑事警察处置了。看上去没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信息,吴邪看着看着一不小心就着了。醒来整个右半边脸上印的全是字。吴邪进卫生间洗了把脸,觉得清醒不少。

到了地方一看表,还差十来分钟。吴邪和胖子商量,决定进去等着,说是有事求人,大家都算半个同事,也没必要那么低声下气。

吴邪和胖子分别坐在桌子两端,等一会儿来人了,分散势力方便把控局面。

突然,王胖子看着吴邪身后一个方向不说话。吴邪皱了皱眉:“怎么了?”

王胖子想了想,道:“你看咱们两点钟方向那小白脸儿,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张医生?”

吴邪一惊,回头看,就看见张起灵面无表情地坐在那儿,对面还坐着个女人,只是看上去年纪很大了,吴邪确定他并不认识那老太太。

“这哥们儿牛逼啊,就是口味儿重了点儿。但是根据胖爷我观察,对面儿那老太太一看就是富得发毛儿,这哥们儿下半辈子不愁吃穿了。”胖子啧啧称奇。

“思想放干净点儿,万一是人家长辈亲戚呢。你这样的,要不当警察,绝对也有进来的那一天。”吴邪鄙视道。

这时候,吴邪余光察觉到张起灵也往这边看过来。

——TBC——

评论(4)
热度(71)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