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短篇he】《请君入帐》

◎西班牙大苍蝇

国君瓶×将军邪,想写一个因为爱情而化干戈为玉帛的浪漫(扯淡)小故事。时代背景架空,可以稍微适当代入春秋时期那种feel。

关键词:自1为是/简单点,打仗的方式简单点。

————

张国兵已入境,吴三省急召侄儿问计。

吴邪想了想,便道:“张海客此次大张旗鼓,定是有备而来,势必想一举攻下我军防守。听闻那张国公御驾亲征,张公身居高位运筹帷幄,却从未露面。此次率兵定是有精锐在侧,护其周全。此时,其国内防守必然亏空。臣侄素与胖国公交好,那胖子一向爱财,现派人携重金前去贿赂,定能买通道路,我二国联合,出轻兵假袭张国本土,张国历来发展已久,对其盘踞地渊源颇深,不会轻易弃之不理,自会有所顾忌,虽不至打道回府,攻打我国兵力也可暂缓。”

吴三省听后,当即挑选战车二百辆,命吴邪为大将,带上黄金、白璧、绸缎等贵重礼物,披星戴月来到王国,请求胖国公联合吴国出师袭张。

胖国公接受了吴国厚礼,派兵与吴邪汇合,从小道出其不意直逼张都城下,张国大夫急忙传令守城。

此时势头大盛,王国将领想要趁势攻城。吴邪阻止道:“吾等执行的是袭击任务,应见好就收。既已得手,乃是因其不备,实属侥幸,如若继续攻之,恐张公回兵救援,届时,你我二军将陷入前后夹击,腹背受敌之境,实在不是什么好局面,不如就此借道回师。”

此时,吴军又探得张军回师,于是他们也急忙撤退。

吴邪思来想去,认为取吴、王二国交界处之道最为保险,却势必要途经金国。

金国守城士兵远远瞧见浩浩荡荡两队人马由远及近,势如破竹。急忙禀报金国国主金万堂。金老头生性胆小,金国虽小,城墙修筑却高。金万堂命人关起城门,于城墙之上向下投放石块。

吴邪百般解释无用,石块砸伤了几个领头吴军将士。大丈夫何曾受过这等侮辱,吴邪心生怒火,索性临时起意命吴王两军攻下金城。

此时张军回师半路,接到国内送来军报:吴王二军向金国方向去了。

张海客看后,朝马车内笑道:“主公,这吴将军可真有意思。耍弄我军同时还不忘攻略他国……”

他话音未落,“铮”地一声,一把乌金古刀已然出鞘,此时正架在他的颈侧。张海客无奈道:“主公息怒,吾等按原计划行之便是。”

话辅一落,又闻得“铮”地一声,乌金古刀已然归鞘。只见马车竹帘因路面碎石颠簸而小幅晃动,里面之人却似入定,再无动静。

张海客摸了摸颈侧,刀背紧贴皮肤的触感还未消散,张海客低斥一声,策马赶路,再无二话。

吴邪三箭齐发,箭箭射中金兵眉心,金万堂躲在层层叠叠的守卫后面瑟瑟发抖。

突然,派出去的探军来报,张军回师,张公要派人救金。吴邪蹙眉,张国与金素无来往,此番竟是不顾一切执意要与他为敌?

“此事蹊跷,你且去探虚实。”吴邪吩咐道。那将士得令退下。不一会儿,又回来禀报:“将军,金国已经秘密打开城门迎进张兵去了!”

炮火阵阵,看不清也听不清,吴邪精力已有些不济,他强打精神,立马作出决断:“尔等带人杀出重围,务必护送王国将领回城!”

那将士一听,吴将军竟欲亲自留下诱敌,僵直不肯离去。吴邪搭箭拉弓,却是瞄准了面前将士。将士不为所动,吴邪道:“王国将领若是战死此地,我军将又树敌!届时战乱四起,百姓遭殃,尔之罪过等同叛国,吾现在就可立地处决!”

将士一听,吴将军竟是深谋远虑至此,虽不愿做那不义之人,却更不愿霍乱太平!将士跪倒在地,磕与吴邪三个响头,毅然上马,绝尘而去。

吴邪心知自己撑不过援军到来,定会落入张海客手里。遂策马奔逃,朝原路返回,却是张国都城方向。

一路奔逃,已是疲惫至极,竟是不慎滚落下马。吴邪被这一跤跌的发蒙,费劲气力要爬起来,突然,一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吴邪喉口一甜,吐血晕厥。

待悠悠转醒,吴邪发现自己身处敌军营帐内,全身被行军麻绳所缚,张海客看着他笑道:“吴将军醒啦。”

二人多年对手,一招败落,吴邪心有不甘,复又闭上眼,只当他是空气。

张海客也无懊恼,命人给吴邪松绑,沐浴更衣毕,又好酒好菜端上来,乐师奏乐,佳人伴舞,待他如坐上宾。

吴邪心知自己已经沦为敌国人质,便不再亏待自己,吃饱喝足,才能找机会出逃。张海客看他兴致恹恹,便带着人撤出帐外,只留了个美人给他。

那美人看他仪表堂堂,心生爱慕,主动服侍,吴邪皱着眉挥退美人,就要卧榻而眠。

这时帐帘掀开,张海客探进头来笑着道:“是我张某人怠慢,吴将军贵为将军,怎会轻易相就这些凡花俗柳莺莺燕燕,张某人这就给吴将军换一个。”

吴邪知他刻意嘲讽,不予理睬,背身而寐。

听闻脚步声走近,吴邪皱了皱眉,翻身乍起,却见一男子面容清淡,头发披散周身未曾束起,身着黑色宽袍,那黑却比不上他眼睛里的一星半点。

吴邪一惊:“小、小哥?!”

张起灵不曾言语,只将他紧紧拥住。

吴邪脸色泛起红晕,忆起往昔在行军时路遇乞丐,见他不会说话却执意跟他,于是将他留下来带在身边。那乞丐厉害的很,有他在,吴邪一路披荆斩棘连连吞并几个小国。那日与将士们喝醉了酒,回到帐中扒了那哑巴的衣裳。醒来后只见他满身斑驳,遍布羞人痕迹,吴邪知道自己犯下兽行无可挽回,只觉再无颜面对那乞丐。遂趁他睡熟,留予他所有钱财,独自策马逃回吴都。

后来二人便再也没见过。

吴邪一时间五味陈杂,还想说些什么,张起灵突然将他放开,压身而至,二人皆未束发,纠缠不休。

张起灵轻咬吴邪颈侧,极尽旖旎。吴邪心中已是惊涛骇浪,却发觉自己更多的是一种心悦之感。未曾想到张起灵竟也怀了那样的心思。

只闻张起灵在他耳边轻声而坚定道:“吴邪,带我回家。”吴邪凑上去亲他的嘴角:“好。”

帐外,张海客挥退了附近所有驻守士兵。

——end——

叨必叨:还是要交代一下追文的小可爱们,《图穷》我没弃坑,我就换口气。

评论(2)
热度(179)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