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雨村儿】《铁疙瘩》

◎西班牙大苍蝇

 

上次评论里跟老张过不去的,安排上了。 @洛洛洛洛遥  @浮尘一阙 

 

梗改编自:



————

 

村里开了大会,为了响应党的号召,乡政府主导,打出了“民众参与、发展旅游、振兴经济”的口号。口号喊得响亮,落实下来,无非就是举办庙会,搞搞夜市这些俗套。

 

 

不过这回不一样,有乡政府的领导亲自督办,不单是只有烧香拜佛,私有买卖,据说还有文化表演、经贸展销、佛事活动等多项内容为一体。

 

趁着天气好,我和胖子一合计,决定去看看。农副生意我们也经营这么些年了,虽然没攒下几个钱,多多少少积累了一点儿经验,这次去说不定能发掘一两个好的投资项目。

 

闷油瓶正在洗黄瓜,两根指头一夹,黄瓜就断成整齐的两段。我冲过去抢了一截,胖子看见可就没我的份儿了,边道:“小哥,逛庙会,去不去?”

 

闷油瓶甩了甩手上的水,看了看我。感觉有戏,我赶紧添了把火:“这次去不是玩儿,那边儿有展销,咱们找找合适的投资项目。”我看了他一眼,继续道:“等咱有了钱,床就能换个大的,从墙头顶到墙尾,在上头打一套军体拳都他娘的不吱声儿那种。”

 

闷油瓶没说话,不过他的眼神告诉我他明显被我说动了,我咔嚓一口咬掉大半截黄瓜,剩下全塞他嘴里了,权当奖励。

 

老规矩,我们三个人蹭了老乡两辆牛车,胖子那身膘受不的得半点儿委屈。

 

到了集会上一看,满目都是大红的横幅,透着喜庆。正中央有片儿空地被占用,临时搭了个台子。乡镇领导代表正在上面讲话,宣传党的政策。最后捎带讲了点儿致富技术和集邮知识,胖子听得睡了三四觉,可算结束了。之后安排了一系列活动,有民间杂耍、巡行表演、集邮展览。

 

我和闷油瓶因为个儿高,临时被抓了壮丁,走在队伍最前头举着“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的红条子。队伍开始还能保持秩序,最后就各走各的了,一路看见几个大人训孩子不要乱跑。

 

又举了一阵,实在嫌胳膊酸,闷油瓶就全权接手了。趁着人群混乱打掩护,我搂着他偷亲了一口。他两只手举着横幅,机会难得,我伸手挠他胳肢窝,被他轻易地躲开了,似乎是又怕扫了我的兴致,讨好似的也凑过来亲了我一口,然后就道貌岸然地随着人流往前走去了。

 

我怕跟他走散,跟胖子招呼了一声,也不知道他听见没,就跟着往闷油瓶的方向去了。

 

一系列活动结束后,村里青壮年都留下帮忙收拾场地。我们仨也没急着走,帮着主办拆台子。负责人是个小姑娘,场子间来回穿梭,给闷油瓶倒了两杯橙汁一杯可乐,可惜这一江春水全进了我肚里。我喝完把空纸杯递给闷油瓶,让闷油瓶去扔。那小姑娘回来看见闷油瓶扔纸杯,一高兴,就说拆下来的钢管架子以后也用不上,最后都留给他们自己卖了钱,我们走的时候可以自己掂量着拿,别被领导发现就行。

 

胖子一听,和我对视一眼。这么重的管子,我顶死一手提俩。胖子可能比我多点儿。闷油瓶……可能能把台子搬空。我们俩同时看向闷油瓶,闷油瓶知道我们的意思,他还穿着工装裤,裤子侧边有口袋。我和胖子把他口袋撑开,就急切地往进装那些拆下来的小零件。怕闷油瓶这样裤子会掉,我给他紧了紧裤子上的系带,顺便好好摸了把腹肌。

 

等收拾到差不多天都黑了,正愁抱着一堆铁疙瘩怎么回去,就听工作人员用大喇叭喊乡政府派了专车接送我们回村。

 

我们仨排队上车,叮了咣啷好一阵响,刚把东西搬上去,司机师傅就道:“哎哎,这乡里领导的车,你们这东西不能带上来。”

 

胖子一听,想跟师傅协调,那师傅根本不听,领导训话是小,丢了饭碗是大。师傅门一关,发动车子一脚油门就溜了。

 

气得胖子边吸尾气边骂他祖宗十八代。

 

我回头看一眼闷油瓶,他正低头看着他的裤裆。问他怎么了,他抬起头看我。我把管子放在地上,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照他的裆。只见那地方鼓起一大块儿……

 

我不敢置信:“你、你被胖子骂硬了?”

 

闷油瓶摇摇头:“口袋烂了。”

 

我上去一模,操,之前装进去的铁块儿,走路腾挪间割开了口袋,现在全他妈掉裆上了。

 

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扛起那些倒霉管子,摸黑往村里走,路上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正想着,突然,咯噔一声,闷油瓶停下了脚步。我赶紧用手机晃过去查看情况。

 

只见他裤腿边上,躺着一块儿铁疙瘩。

 

——end——

 

扎裆了老铁。


评论(15)
热度(244)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