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雨村儿】《玻璃瓶》

◎西班牙大苍蝇

 

不好意思,来劲了还。

 

万恶之源:

 

————

 

中午吃饭的当儿,胖子用筷子敲了敲碗,撇着嘴道:“丫张海客几个意思?”

 

我看了看他,嘴里的饭刚咽下去,闷油瓶又给我满上了碗里的:“还能几个意思,就一个意思,要钱呗。”

 

胖子看了看闷油瓶:“瓶仔,你的江山亡了?”

 

闷油瓶摇了摇头:“生意。”

 

“丫那操行,这回敢在他们族长头上拉赞助,下回指不定拉什么呢还。”胖子挺不乐意。

 

“少说两句吧,小花现在都不接我电话,估计早把我拉黑了。张海客现在是咱们长期借钱免息战略合作伙伴的不二人选,以后咱们农副生意黄了迟早还得从他那儿找补。”

 

话是这么说,但我心里清楚,不是胖子较劲,张海客这次是真给我们出了个难题。

 

半个月前我和胖子上了一下微信,把新进货的农副产品还有刚腌好的咸菜在朋友圈里发了一遍广告。张海客就是这个时候给我发了微信。

 

闷油瓶没微信,我也不经常上线,上也是和胖子发发广告,以前还能收到几个道上朋友的调侃,问我们以前开过的斗里是不是一片西红柿地。碰上这种抬杠的,我通常都是回他一句玉米粑粑,或者干脆懒得搭理。再后来发广告就没人鸟我们了。我意识到朋友圈已经没钱图了,估计除了几家合作的农副供销商,所有人都已经屏蔽我们了。

 

所以,微信这东西我几乎不怎么上了。

 

闷油瓶没有微信,直到现在,道上确实还有一堆人在微信上联系我,说重金请哑爸爸出山的,都被我拒了。现在的日子过得不富裕,但舒坦。没有那些糟心事儿,几个臭钱就想打乱我的生活,那我吴邪就枉费保温杯里泡枸杞的人生信条了。

 

这次上线,还和以前一样,一堆恳求闷油瓶出山的。我看也不看都删干净了,张海客的微信就是这时候发来的,我差点儿就删了。

 

张海客问我族长在不在的时候,我看了看正在厨房洗碗的闷油瓶,心安理得回了他句不在。

 

张海客无视我的回复道:哦,那就是在了。

 

张海客肯定没好事儿,我不想跟他废话,就当没看见,正要下线,张海客又发过来一句:别下,我有要紧事,对族长有利。

 

这话让我掂量了一下。对闷油瓶有利的事情,我当然是希望多多益善,不管张海客是不是在糊弄老实人,那都是他的事儿,至于回不回复,那就是我的事儿了。想清楚这一点,我决定先看看他放什么屁。

 

张海客发了张图:

 

道:白玉老子出函谷关山子暨牙雕秋山图座,山子高12.3厘米,牙座11厘米,估价能有个九十多到一百万不等,乾隆的玩意,上升空间大,不愁卖不到好价钱。

 

我没上他这花言巧语的当,问道:直说,关你族长什么事儿吧。

 

这次,张海客那头隔了十分钟才回:图座在一个台湾富商手上,他指明要拿南宋的工艺品换。

 

我没说话,张海客看我没回复,不再卖关子,继续道:族长当年为了完成任务,去过天封塔地宫,应该会带出一两件南宋的物件,那些寻常物件,没有这个图座上升价值,希望族长能交出东西来,大家一起致富。

 

说实话我确实有点儿心动,但我并不着急,问道:多少分成?

 

张海客道:五五?

 

我没理他,觉得浪费时间,这个点儿是该睡觉了。

 

张海客看我又不说话了,连着发了几句:四六?

 

「三七?」

 

「族长夫人,不能再低了,我也是要讨生活的!」

 

我怒道:你他妈叫谁夫人呢!二八,没得商量,行就行,不行就滚蛋。

 

张海客发了一个表情包:

 

最后还是答应了,看来他对乾隆很有信心。

 

隔壁打麻将凑桌,胖子被大妈拉走了。我冲进厨房跟闷油瓶宣布这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

 

闷油瓶听了非但没见丝毫高兴,反而沉默不语。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赶紧问道:“出岔子了?”

 

闷油瓶没说话,像是考虑了一下,最后摇了摇头。

 

第二天寄东西,闷油瓶从床头柜里翻出一个很陈旧的小瓶递给我,我拿在手上翻过来调过去看了半天,总觉得这南宋的玻璃瓶子有点儿眼熟,但又实在想不起来。

 

一礼拜后,张海客在微信上说事情黄了,那个台湾富商拿到货以后鉴定一番,本来挺高兴,打开一闻,一股橘子味儿,说我黑了心想占便宜,拿高仿赝品对付他,一闻就是现代化学手段调配的物质。

 

我心里咯噔一声,终于想起来我在哪见过那瓶子了。

 

就在一礼拜前某个晚上,我和闷油瓶都脱光了抱一块儿亲,然后他边咬我边从床头柜里拿出个东西倒润滑……那容器我还瞟了一眼,有些特别,我当时还以为那是个什么专门的复古play情趣设计……

 

一时五味陈杂,没忍住摸了摸屁股,小东西,你他妈可真值钱,乾隆都压不住你!

 

 

——end——

 

不负责任番外:“天真,你怎么买新手机了?”

 

“以后别上微信。”

 

“怎么了?”

 

“张海客催债消息刷太快,手机爆了。”

附玻璃瓶图:

有没有宁波小伙伴觉得眼熟的,没错确实是宁波博物馆藏……(你没事儿对着我馆文物脑补什么呢!一脑袋废料怎么过得安检!)

评论(33)
热度(349)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