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雨村儿】《辣椒》

◎西班牙大苍蝇

 

老规矩,不多说,DJ drop the beat,走起。

 

封面仅供参考,请以实物为准:



 

————

 

胖子搞了一批货,打的旗号是印度变态魔鬼辣椒,实际就是从贵州微商老乡厂子里空运过来的。

 

我和胖子去村口代收处一看,外包装整个大红色,我和他一人一箱从村口搬回家,出了一身闷汗,十个手指头和手掌心都染红了。拆了箱一看,贵州老乡还挺实在,送了两瓶茅台,意在拉拢我们,长期合作,加盟他的辣椒买卖。

 

老乡说他们遵义有个国际辣椒博览会,和第二届“一带一路”火锅产业峰会在今年8月17号举行。算算日子也没几天了,不到一礼拜。

 

8月17是个好日子,值得做些随性的高兴事儿。我和胖子之所以承包这批货,也没那么多考量,就冲他这辣博会的日子挑的好。

 

老乡从7月初就开始在网上搞宣传销售了,在微信上给我和胖子介绍了一堆电商销售大赛和线上线下O2O智慧展区相关互动等系列活动,说是有六百多家企业报名参加网上辣博会,累计销售额达一千四百多万人民币,为辣博会提前聚集人气,营造声势。

 

我虽然是南方人,祖籍长沙,但也谈不上辣椒狂热爱好者。贵州老乡说的这些我不是很感兴趣,他照顾了我们农副生意,说得又那么带劲,我也就纯粹瞎凑热闹罢了。

 

没想到,还凑出新鲜来了。

 

早上四五点钟我一般醒不了,醒了顶多也就翻个身,胡乱摸一把闷油瓶,就又睡过去了。闷油瓶不一样,他每天凌晨都摸黑去后山练指头。我也试过跟着他一起晨跑,他先背着我负重跑,跑上两圈,没见喘气,我从他背上跳下来自己跑,撑死绕着林子跑上三圈,一棵树能变五棵树。到最后只能靠在树上边喘气边看闷油瓶翻跟斗,再时不时拍手叫个好,喊个牛逼。

 

闷油瓶对手机这东西不怎么上心,上山从来不带。那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四五点钟闷油瓶一走,我撒了泡尿回来,就睡不着了。回来爬上床,看见枕头边上闷油瓶手机在闪小绿灯。我就点开看了看,是一条诈骗短信:「你好,你男朋友被车撞了,现在在医院,快准备手术款,打款到1233211234567xxxxxx。」我回了他一句「傻逼,他根本没车。」然后把短信删了。

 

闷油瓶手机里说干净也干净,除了桌面是我下河摸鱼一脸稀泥的照片,一切设置都是最原始的状态;说不干净也不干净,一堆营销短信和垃圾广告也不删,放任它们在手机里占内存。手机这东西对于他来说真跟摆设似的。

 

看着桌面上自己那张大黑脸,越看越不顺眼,闷油瓶审美不咋地,还得我来帮他。

 

我点开闷油瓶手机相册,想看看他这种人,手机里都有些什么照片。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都是我的一些抓拍,有的都模糊得看不清五官,他也不删,我甚至都搞不清楚他什么时候拍的。印象里他除了做饭洗碗,不是发呆就是睡觉。我有点儿感动,没想到他暗地里这么关注我。

 

我一张张翻过去,突然,看见一张让我一瞬间所有感动一下都消失不见的照片。

 

不是因为照片上我没穿衣服,是因为我哭了。当然,那只是在极度兴奋状态下的生理性眼泪,是闷油瓶太过分了。那种情不自禁的状态下,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这么个熊样,而且居然还被闷油瓶偷偷拍了下来,真是太他妈尴尬了。我脸上有点儿挂不住,正想不顾一切后果摁删除,就听见外面的嘎吱开门声,闷油瓶回来了。我咬了咬牙,只好先按兵不动,把手机重新放回原位,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

 

但自从那件事情以后,我就在谋划一件事情。我非得让闷油瓶也哭了!而且我他妈也要拍下来!一雪前耻!

 

我一个人确实有点儿难,还得胖子来打配合。趁闷油瓶出去割肉,我就找胖子商量。我没说报仇的事情,就只说我突发奇想,想看闷油瓶哭。胖子一听,掏出手机,当场就想打120。我赶紧拦住他:“我他妈没病,你先听听我计划。”

 

胖子一副勉强耐着性子的样儿,我知道他觉得我这是异想天开,我也没急,道:“咱们不是弄了两箱变态辣吗?就用那个。”

 

胖子有点儿明白我意思了,但还是半信半疑:“可行吗?胖爷还想长命百岁。”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难不成你就不想看哑爸爸哭吗?多新鲜!”

 

胖子无语地翻个白眼儿:“我们这些直男老爷们儿可没这爱好。”

 

看他这态度,我怕闷油瓶一会儿回来还谈不拢,赶紧道:“你就甭管成不成了,事儿都我干!你就拿手机帮兄弟拍张照!事后不管成不成都给你发红包,一个字,就说干不干吧,麻利儿给个痛快!”

 

胖子一听红包,假模假样考虑一番,终于答应了。

 

我迅速地把那些辣椒取出来,洗干净,就含在嘴里嚼,闷油瓶拎着一斤猪肉回来,我已经辣的说不出话,抱着他脑袋就啃上去。用舌头把辣椒全顶他嘴里。闷油瓶从来不会拒绝我亲他,所以这辣椒他也拒绝不了。

 

等我把辣椒完全送他嘴里,感觉就跟打了场仗似的激烈。我离开他,边喘匀气边看他,见闷油瓶根本没什么反应,我有点儿失望。

 

突然,我注意到闷油瓶的眼圈渐渐开始红了,然后越来越红越来越红,他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但是眼里的泪水出卖了他。

 

我顾不上别的,激动地大叫:“胖子,快给老子拍下来!”

 

——end——

 

不负责任番外:

 

朋友圈动态:

 

「新鲜西红柿,哑爸爸都馋哭了!(附图)」

 

「新鲜黄瓜,哑爸爸都馋哭了!(附图)」

 

「新鲜玉米粑粑,哑爸爸都馋哭了!(附图)」

 

“天真,好消息!农副生意销量攀新高了!”

 

“哎不说了啊,又有订单进来了!”

 

————

 

附送酷skr人的码字BGM☞:https://music.163.com/song?id=507767033&userid=85539594

 

以及全文中心思想表情包(附授权图):






评论(65)
热度(551)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