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玩 物 丧 志。

割股啖君终觉浅, 绝知此事要躬行。
梦里翻身跌下炕,鼻屎抠出脑震荡。
垂死病中惊坐起, 提笔愣是不讲理。
人生在世如咸鱼,唯不忘却屎尿屁。
山外青山楼外楼,谢谢你爱非主流。
强中自有强中手,稻海无涯——
吴邪你坐船头,老张在岸上走。
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瓶邪短篇he】《网骗有理》by西班牙大苍蝇

———————㊣———————

我偏不信这邪。

不知道是第几次掏出手机点开大图。不管刷新几遍,那头像确实是一朵充满少女梦幻气息的颜文字粉色云彩。

没办法了,死就死吧。我把心一横,盯着对面的人幽幽道:“锄禾日当午?”

“我是锄禾,你是当午。”对方语气虽然相当高冷,暗号接的倒是分毫不差。

看来,眼前这哥们儿真的就是胖子微信摇出来的那无敌可爱云彩妹子没跑了。胖子一把年纪,好容易跟网上找着了春天,没想到今儿个算是栽足了。这事儿可够我笑他一年的。

这约炮,啊不,是约会的地方也是没谁了,整个店表层黏糊糊铺了一层陈年油垢,感觉自己坐这凳子上跟个裸眼3D活贴画儿似的。

既然大家都是男人,好说。我伸手要了五十串大腰子两箱啤酒。对面这哥们儿也是拽得可以,对完暗号一个劲瞅窗户外头,屁也没再放一个,跟个闷油瓶子似的。

嘿,你网骗你还有理了?

虽然网骗对象是胖子挺活该,但是说到底这事儿是不道德的。你这好好一大男人,干什么不好,学人网骗。

“说吧,图钱还是图色?钱没有,色嘛……”我看他一眼,心道指不定谁图谁呢。哥们儿虽然道德沦丧,长得可是人模狗样。

这闷油瓶子可算是愿意屈尊降贵看我一眼。我开了瓶啤酒放他跟前儿:“说说吧,你的故事。”

果然,闷油瓶不为所动。我接着道:“其实你也没必要太自责,因为我也没做到真善美。”

闷油瓶还是没什么反应,我自顾自继续道:“其实,我不是轰隆美周郎本人。”

————————————————

用脚趾甲盖儿想都知道,“轰隆美周郎”这种恶心人的网名儿也只有胖子能想得出来。

前天下午,我屎正拉了一半儿,门就被砸了个震天响。

一开门儿就是胖子那张大脸,直接给我整便秘了。

胖子的表情挺扭曲:“天真,你他娘的可得帮兄弟一把。”

当时我心中就警铃大作:“王盟工资我可还拖着呢。实在不行,你肋骨里头那俩宝贝,切哪边儿,好好掂量掂量。”

胖子拧着眉毛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摆摆手道:“这回不谈借钱,谈恋爱。”

吓得我直接把银行卡密码报了出来。

胖子掏出手机赶紧记下了密码。一边记一边道:“谢了,不过不是咱俩谈恋爱。”

胖子说完把手机递过来,我一看,是微信界面——

轰隆美周郎:云彩妹子~

如果云知道:怎么了?

轰隆美周郎:没事儿,就想叫叫你~

如果云知道:呵呵。

如果云知道:我去洗澡了,拜拜。

轰隆美周郎:好好好,早点睡~

我一阵恶寒,死胖子也太恶心了,我都能想象出他边抠脚边单手打出荡漾的波浪号时脸上那几道猥琐的褶子。人家妹子明显不想搭理他,“去洗澡”这么老掉牙的套路都使出来了,不走心之程度可见一斑。

“所以,这就是你说的谈恋爱?胖子,你实话跟我说了吧,你是不是觉得我挺闲?”

胖子往沙发上一瘫,把手机扔到一边儿:“天真,云彩妹子说想跟我见个面……我们就交换了照片儿,我发了一张咱俩的合照……咳咳,那什么……”

这回我算是明白了:“你那个什么云彩妹子以为我是轰隆美周郎,然后你怕人家知道真相嫌弃你于是就将错就错默认了?”

胖子搓了把脸:“没错儿。”

“二狗子,你变了。”我指着他鼻子道。

胖子苦笑:“以前胖爷我只知道吃喝拉撒,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就是饿了也能上你这儿蹭顿饭。遇到云彩妹子之后,胖爷觉得前半辈子恐怕是白活了。”

我和胖子有过命的交情,胖子是什么样的人,现在变得这么婆婆妈妈,我知道,胖子是认真了。

“所以,你是想让我替你去约炮,啊不,约会?”

胖子点点头。

我叹口气,心里暗暗下了决心:我去就我去,这白脸儿我来唱,我把真相给人家解释清楚,这云彩要是接受不了,那也是因为配不上我兄弟,世界这么大,没有云彩还有臭氧层不是。

————————————————

我盯着对面发呆的闷油瓶,心道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胖子的短信呼过来了,问我和云彩妹子聊的怎么样了。我看了闷油瓶一眼,回复道:你们家云彩妹子挺腼腆,不怎么爱说话。胖子秒回:你别吓着人家,慢慢来!兄弟我下半身幸福可全靠你了!
我正要关机,胖子又发来一条:下半生!打错了!都他娘的怪输入法!胖爷不是那种人!
我给他回复仨字儿“做自己”,然后立马关机,世界清净了。

闷油瓶仰头灌了口啤酒:“我也不是。”

我心说哥们儿你这反射弧大概有6300多公里。等反应过来他说的话,我乐了。

“这么说,小哥你也是被正主儿逼着上前线的?”

闷油瓶点点头:“女孩子,危险。”

我恍然大悟,点点头表示同意。

“哈哈,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约炮,啊不,约会现场当事人一个不在,就咱俩难兄难弟跟这儿撸串儿,真他妈戏剧性。”

我举起酒瓶子:“来,小哥,我吴邪敬你一杯!”

闷油瓶跟我碰了碰酒瓶:“张起灵。”

我仰头灌了一大口,打了个响亮的酒嗝:“咱这也算是患难与共。交个朋友,以后有事儿没事儿一起出来撸串儿。”

————————————————

据胖子口供,他和云彩全都交待清楚了。

出乎意料地,云彩说愿意和他相处试试。

合着我长得就跟个骗子似的,见个面还得找个人来赴约,一到胖子这儿人直接摁绿灯了。

但只要胖子高兴,我心里那块儿大石头总算落了地。看这势头,我相信胖子不会让云彩失望,甚至会让她庆幸自己所做的决定。

最铁的哥们儿脱单,说心里不泛点儿酸是假的。

给闷油瓶发短信约他出来喝酒。

还是那家店,整个店表层依旧黏糊糊铺了一层陈年油垢,感觉自己坐这凳子上还是那个裸眼3D活贴画儿。

闷油瓶本就不说话。所以当我也不说话的时候,那我们俩就真的只是闷头喝酒了。

“小哥,我想知道……你和那云彩,是什么关系?”说这话的时候,我的眼睛只敢看着手里的酒瓶。

“以前同学。”

我心里替胖子松了口气:“那……你有女朋友了吗?”

闷油瓶漆黑的眼睛看着我,摇了摇头。

我心里稍稍平衡了些:“不怕你笑话,我长这么大,就连大姑娘的手都没牵过。”

闷油瓶突然把手伸过来,攥住了我的手。

我酒醒了一半儿:“这是……”

闷油瓶看着我不说话。

我回攥住他的手,咕咚咽了口唾沫:“小哥,你、你……是不是缺个男朋友?”

闷油瓶轻声道:“你缺,我就缺。”

胖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他感觉自己前半辈子恐怕是白活了。

我感觉自己前半辈子恐怕是白活了。

“缺!太他妈缺了!”

———————end———————

作者叨必叨:听“如果云知道”这歌儿的时候,拉出了这篇。胖爷是我心头肉,还胖爷一个美好结局。

还有催更那个,(ʃƪ ˘ ³˘)希望你还来得及看到这篇。

评论(20)
热度(252)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