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玩 物 丧 志。

割股啖君终觉浅, 绝知此事要躬行。
梦里翻身跌下炕,鼻屎抠出脑震荡。
垂死病中惊坐起, 提笔愣是不讲理。
人生在世如咸鱼,唯不忘却屎尿屁。
山外青山楼外楼,谢谢你爱非主流。
强中自有强中手,稻海无涯——
吴邪你坐船头,老张在岸上走。
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瓶邪短篇he】《一套定风波》(网骗有理续篇)by西班牙大苍蝇


————————————㊣———————————

胖子还在苦心想招儿讨好云彩的这些个日子,我和闷油瓶已经超薄装魔法装情迷装活力装各种装用了个遍。

大清早一头冲进厕所拉屎,闷油瓶谨遵圣旨守在门口负责给我递纸兼陪聊。

“小哥,你昨儿晚上把套子甩哪儿了?”

闷油瓶蹙眉沉思片刻道:“沙发后面。”

我心里咯噔一下,应该不会那么巧吧……

————————————————————————

事实证明,他娘的就是这么巧。

确实是,这花儿挺漂亮,也挺浪漫。在此温馨提示广大暴发户同志拿来送女朋友再合适不过。

……除了点缀在上面的那只套子。

用过的。

……好嘛,这下哪儿还有“漫”,只剩个“浪”了。

————————————————————————

花儿是胖子订的,比他脸还要大。

胖子在电话里再三嘱咐我,这是给云彩妹子的惊喜,暂时先放我这儿,让我千万要小心对待。

我当时一口答应,行行行我给你藏裤裆里,和我的宝贝疙瘩绑严实喽,人在花在人亡花亡,兄弟你就放二百五十个心吧……然后我就随手把它扔沙发后面了……再然后就是随手和闷油瓶在沙发上弄了一炮……再再然后就是闷油瓶弄嗨了随手把套子扔在了沙发后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事已至此,我硬着头皮拨通胖子电话。电话那头儿刚响两声立马通了。

我和闷油瓶对视一眼,咽了口唾沫:“胖子,你这花儿……能晚点儿送不?”

胖子警觉道:“我那花儿怎么了?”

我其实特想坦白:没怎么,就是你那“惊喜”恐怕要成“精喜”了,就想打电话问问你惊不惊喜。

闷油瓶摇摇头,示意我别说出真相。

我话到嘴边儿紧急刹了个车:“没事儿,你花儿好着呢!吃嘛嘛儿香身体倍儿棒!”不等胖子追问,我赶紧挂了电话。

和闷油瓶对坐沉默半晌,现在重新订这么大一捧一模一样的花儿是真来不及了。

“小哥,你看看你,扔哪儿不好!偏偏扔在胖子的脸上!”

闷油瓶不说话。

我最怕他闷不吭声钻牛角尖,赶紧往自个儿身上揽不是:“我也是,说好的给人搁裤裆,扔沙发后面算什么英雄好汉!这他娘的就是报应!”

闷油瓶伸手捏了捏我的肩膀表示安慰。

然后便用他那奇长二指捏起那已经干掉的套子稳如狗地扔进了垃圾桶。那大面积被蛋白质和卵磷脂挥洒过后已泛黄的花瓣儿也被他悉数揪了个干干净净,连带着我的心也被揪得空落落的。

————————————————————————

胖子从我手里接过花儿的时候,我尽量避免和他眼神交锋。

闷油瓶杵在我身后看天,我看这招儿挺好使,拿来现学现用,我俩都挺担心大气层。

胖子疑惑的声音传来:“不对呀天真!你说胖爷这花儿……他娘的一个个怎么都成秃瓢儿了?”

我正绞尽脑汁想着怎么糊弄过去,闷油瓶突然凑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大口,还带响儿的那种。

胖子的下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三层增长为了五层。尽管有些不落忍,但我还是没舍得辜负闷油瓶难得的撒娇:“胖子,你看,其实我挺忙的不是?咱有空再聊。”

胖子扔我一盒肾宝片:“滚吧,你丫别死就成。”

我一边感慨随身常备良药,我兄弟果真不是一般人,一边搂着闷油瓶上了我的破金杯。

————————————————————————

“吴邪,电话。”闷油瓶掀开被子把手机递给我。

哪个大傻逼大半夜不睡觉。

“天真!你绝逼猜不着胖爷现在在哪儿。”果然是死胖子这傻逼。

“女厕所?你再不出来我可报警了。”

“操!瞧你那点儿追求!”

“大半夜不睡觉,我他妈除了想给你拉黑别无所求。”

“别介!胖爷我现在已经到广西境内了,倒了五趟车,马上就能到巴乃了!”

“巴乃?你上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发哪门子财去了?”

“操!胖爷来这儿见老丈人!老子要和云彩妹子订婚啦哈哈哈哈!”

这一刻,我没能说出话来。

“怎么着?你小子羡慕嫉妒恨了?”

“笑话!我拉屎小哥都守着,我想羡慕别人也得给我这个机会不是?”

果然,我没拉黑胖子胖子倒先拉黑了我。

我关了机搂过闷油瓶腻歪了一阵儿:“小哥,胖子那傻逼终于要结婚了,我真替他高兴!”

闷油瓶在我脖子里蹭了蹭头发:“嗯。”

我想到胖子在电话里说的就觉得有意思——云彩看他的花儿歪瓜裂枣,反而以为那花儿是他漫山遍野亲自摘的,人妹子登时感动地不能自已,因此才立马答应了胖子的求婚。

“小哥,其实胖子这婚结的,有你套子一份儿功劳。所以这礼钱,我就替他免了。”

————————————————————————

卧槽!死胖子又把花放我这儿了?

闷油瓶叼着片儿面包把花儿从沙发后面一把捞起。

我心里腹诽着死胖子一天到晚不消停就知道整幺蛾子,最好别回来了老老实实跟广西待着种地吧!顺手把闷油瓶嘴里面包抢过来自己嚼吧两口咽了。

闷油瓶把花儿举到我眼前,扑通一下单膝跪在了地上:“吴邪,我们结婚吧。”

吓得我打了个嗝。

我收起下巴,想说点儿什么,半天只是叫了声“小哥”,还打了个结巴。

闷油瓶直直地望着我,没再说一个字。

我接过花儿在他头顶发旋儿上狠命亲了一大口。

“妈的!结就结!不结不是人!”

————————————————————————

番外:

在把衣服扔进洗衣机之前,我把口袋儿掏了一遍。

闷油瓶的裤子里有张纸条,这小学生用五根笔并排完成作业般的字体化成黑化肥发灰我都认识。

闷油瓶和胖子居然暗通款曲!我赶紧打发闷油瓶下楼买菜。

迫不及待展开纸条——

『求婚注意事项:
1.花儿要比脸大。(可适当丑陋,这样显得清纯不做作,最好是能丑出自己摘的效果。)
2.单膝跪地时万万不可纠结到底是哪条腿着地。(对方会以为你的求婚有所迟疑。)
3.求婚后耐心等候对方反应。(尤其反应慢的,身上痒痒了千万别挠,你的婚姻有可能就败在这个挠痒痒上!)

内部资料请勿外泄,请叫我红领巾!』

……

卧槽神经病啊!

——————————end——————————




评论(21)
热度(238)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