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雨村儿】《鸡仙显灵》

◎西班牙大苍蝇


这一年多瞎子天南海北地跑,胖子说丫肯定被通缉了,没身份证出不了国,也就只能在境内瞎转悠。电话倒也打过几个,一开口就是借钱,装死几回,又打过来,索性就把他拉黑了,所以是彻底没了联系。时间一长,都快忘了有这么号人物。见到他的时候,胖子第一句就问:“你谁啊,新角色?”


黑瞎子手上提了一堆鸡笼:“我是你爸爸。”这话没敢对着胖子说,冲着我龇牙咧嘴的。我气沉丹田,朝屋里喊一句:“小哥,快,你爸来了!”


黑瞎子指着我说不出话来。闷油瓶从厨房出来,围裙都没来得及解,手里还提着菜刀。黑瞎子讪笑道:“哑爸爸,我来给您拜年的。”说着抖了抖手里几个...

【瓶邪雨村儿】《盘他!》

◎西班牙大苍蝇


早上和闷油瓶胖子一家人整整齐齐蹲院子里刷牙,昨晚没怎么睡好,刷出来沫子都是红红白白的,啧,牙龈出血了又。闷油瓶也朝池子里啐了一口沫子,我一看,也是红红白白的,我稀奇道:“小哥,你老当益壮的也上火了?”闷油瓶边漱口边摇头,看了我一眼。哦,想起来了:“我昨天咬的。”闷油瓶点点头。胖子不满道:“操,你俩他妈差不多得了,拢共加起来几百来岁了,腥臊不腥臊啊!”


正说着,就见院墙外头一辆五菱荣光小卡开过去了,看牌照不是本地的,车上像是拉了一捆树苗。闷油瓶眼神比我好,见我看他,会意道:“核桃。”这可稀了奇了。虽说核桃是喜土壤湿润的树种,单看雨村的降水来说不...

【瓶邪短篇he】《小蝌蚪找妈妈》

◎西班牙大苍蝇


(医学背景依旧,肾)


说起来有点儿意思,对于“表白”这件事的灵感,吴主任是从他手底下一个女实习生那儿舶来的。


那天上午,手术连着站台四小时,在食堂匆匆吃了饭已经不早了,寻思回办公室眯一会儿,正好见自己带的一个女学生也在。


吴主任想着实习生都没什么经验,多提个醒少出岔子,正好碰上了,就交代她下午把入院病历该整理的都整理好,于是几步走过去。

https://wx4.sinaimg.cn/mw690/914cd67aly1fxjx9soxyyj20k07cx7wi.jpg

【瓶邪雨村儿】《辣椒》

◎西班牙大苍蝇


老规矩,不多说,DJ drop the beat,走起。


封面仅供参考,请以实物为准:


————


胖子搞了一批货,打的旗号是印度变态魔鬼辣椒,实际就是从贵州微商老乡厂子里空运过来的。


我和胖子去村口代收处一看,外包装整个大红色,我和他一人一箱从村口搬回家,出了一身闷汗,十个手指头和手掌心都染红了。拆了箱一看,贵州老乡还挺实在,送了两瓶茅台,意在拉拢我们,长期合作,加盟他的辣椒买卖。


老乡说他们遵义有个国际辣椒博览会,和第二届“一带一路”火锅产业峰会在今年8月17号...

【瓶邪雨村儿】《玻璃瓶》

◎西班牙大苍蝇

 

不好意思,来劲了还。

 

万恶之源:

 

————

 

中午吃饭的当儿,胖子用筷子敲了敲碗,撇着嘴道:“丫张海客几个意思?”

 

我看了看他,嘴里的饭刚咽下去,闷油瓶又给我满上了碗里的:“还能几个意思,就一个意思,要钱呗。”

 

胖子看了看闷油瓶:“瓶仔,你的江山亡了?”

 

闷油瓶摇了摇头:“生意。”

 

“丫那操行,这回敢在他们族长头上拉赞助,下回指不定拉什么呢还。”胖子挺不乐意。

 

“少说两句吧,小花现在都不接我电话,估计早把我拉黑了。张...

【瓶邪雨村儿】《铁疙瘩》

◎西班牙大苍蝇


上次评论里跟老张过不去的,安排上了。 @洛洛洛洛遥  @浮尘一阙 


梗改编自:


————


村里开了大会,为了响应党的号召,乡政府主导,打出了“民众参与、发展旅游、振兴经济”的口号。口号喊得响亮,落实下来,无非就是举办庙会,搞搞夜市这些俗套。


不过这回不一样,有乡政府的领导亲自督办,不单是只有烧香拜佛,私有买卖,据说还有文化表演、经贸展销、佛事活动等多项内容为一体。


趁着天气好,我和胖子一合计,决定去看看。农副生意我们也经营这么些...

【瓶邪雨村儿】《蚊香》

◎西班牙大苍蝇

梗源于微信小程序:

——

 

雨村没有正规超市,要想正经置办东西得看造化,天时地利人和。

 

所谓天时,就是老天爷心情好,不下雨。地利,就是下雨塌方的路段儿被老乡填平了,而且差不多能落个半成干,人穿鞋走上去,不至于被泥窝子吸住,还得堤防摔个狗吃屎。最后是人和,只要前面那两条都达成了,能再赶上这一条,那就得去庙里拜拜,这是善缘。家里有牛的,基本就有牛车,这些人有大作用,平时得搞好关系。等到人家赶着牛车上集市里头做买卖,我和胖子兴许就能蹭一程。不过老乡们都不大乐意捎胖子,无论他的态度看上去多友好,他的体型对于老乡那破木头板车都说不上友好。

 

【瓶邪】《图穷匕见》21-22

Dagger.21  僵持

解子扬撞门声停了,吴邪听见他的脚步声走远,紧接着,外面传来砸东西的声音。听了一会儿,吴邪就明白了,最初的暴怒过后,这疯子找回了一点理智——他在找工具。他是铁了心要凿开这扇门。

吴邪想着自己连大姑娘的手都还没拉过,到头来就要栽在自家这厕所里,这可真他妈戏剧。想到这儿,吴邪反而笑出声来:"老痒,看你也挺累的,歇会儿吧。咱俩谈谈。"

外面翻箱倒柜的声音停了,解子扬突然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就好像吴邪说了什么惊天大的笑话:"老吴啊,你真以为我是傻逼?你他妈就是想拖时间,拖到有人来救你!"

吴邪也笑:"你说...

13 81

【瓶邪】《图穷匕见》19-20

Dagger.19  出卖色相

这种情况下,人之常情,吴邪没法再装没看见。正要打声招呼,张起灵却先一步移开了视线,就好像吴邪只是他视野里不小心扫到的陌生人。

吴邪皱了皱眉,没再打招呼,坐在那儿一个人胡乱琢磨。他就看见张起灵和那老太太站起来,前后脚出了饭店。而张起灵再也没给过他一个眼神。

王胖子也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看吴邪一脸严肃,知道这里边有猫腻,也没多问。因为,档案科的壶孙们到了。

这两只壶一个叫刘丧,一个叫白昊天,都挺年轻,看上去没一个是靠谱的。

王胖子笑脸相迎,五官挤成一朵谄媚的老菊花:"诶哟,二位真是青年才俊人中之龙啊!"边说边伸出手去。谁知那...

17 80

【瓶邪短篇he】《请君入帐》

◎西班牙大苍蝇

国君瓶×将军邪,想写一个因为爱情而化干戈为玉帛的浪漫(扯淡)小故事。时代背景架空,可以稍微适当代入春秋时期那种feel。

关键词:自1为是/简单点,打仗的方式简单点。

————

张国兵已入境,吴三省急召侄儿问计。

吴邪想了想,便道:“张海客此次大张旗鼓,定是有备而来,势必想一举攻下我军防守。听闻那张国公御驾亲征,张公身居高位运筹帷幄,却从未露面。此次率兵定是有精锐在侧,护其周全。此时,其国内防守必然亏空。臣侄素与胖国公交好,那胖子一向爱财,现派人携重金前去贿赂,定能买通道路,我二国联合,出轻兵假袭张国本土,张国历来发展已久,对其盘踞地渊源颇深,不会轻易弃之...

2 190
 
1 / 6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