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图穷匕见》1-2

◎西班牙大苍蝇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包容与鼓励。自码字以来,你们给我提过的宝贵意见和建议我尽量都综合了一下。说我短的,说我没车的,说喜欢架空背景的,喜欢医学设定的,最后加入我自己想写的一些元素,于是有了这篇——医生瓶×刑警邪,以及流水的设定铁打的HE,水平有限,写成啥算啥,但愿有人看吧。

————

Dagger  1.  盐酸安非他酮

"你看,这儿的悬崖30多米,死者后脑有个裂口,粗略估计一下大概长五厘米,具体深度要等梁湾那头出结果。没有血迹,尸体周围没有脚印。"吴邪笑了笑,看向苏万,摆明了是在询问"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吧"。

苏万去年夏天刚毕的业,本想来局子里谋个闲差,关系没走好,不知道怎么稀里糊涂来了重案组,早就听说这个吴队是个神经病,两个礼拜下来也算勉强习惯了。这人自己想到哪出是哪出,以为别人也都能紧跟他的步调。苏万自认为不是个智商方面有残疾的,学生时代成绩一直不算差。此时却也只能愁眉苦脸道:"请吴队明示。"

果然,吴邪看傻逼似的看了他一眼:"去把管理员给我叫来,封山咱们这点儿人办不到,去把招待所给我围了先。"苏万不敢怠慢,小跑着离开了。

不一会儿管理员就到了,后面还跟着跑得急赤白脸的苏万。吴邪从尸体旁站起来,状似随意地问道:"这几天你们这儿天气怎么样啊?"管理员战战兢兢道:"一直是晴天。"吴邪点点头,挥挥手把人打发了。

吴邪朝苏万点了点下巴:"说说吧,都看出什么来了。"

又来了!苏万最怕他这个,可领导问话又不敢不吭声,于是硬着头皮道:"尸、尸僵通常从死后两小时起先发生于下颌与颈部,半日左右会波及全身。然后再过三四十个小时又会开始逐渐消除,九十个小时后会完全消除。所以从死尸僵硬程度,就可以推断出死者死亡时间是在……"

"书背的不错。"吴邪打了个手势让他停下,"这案子自杀可以排除了,几天没下雨,那应该留下血迹。现场没血迹,只有死亡后坠崖才这样,因为坠崖以前他的血液已经凝固了。也就是说,坠崖前他就死了。"

案情分析苏万还是很服吴邪的,两个礼拜下来,也出了不少案子,这个世界永远没有大多数人眼中看起来那么平静,那只是少数人的能力支撑下得以维持的假象。吴邪就是这个少数人之一,苏万觉得,也许没有吴队解决不了的案子。

吴邪迈步往招待所走,苏万紧随其后。王胖子见了他,道:"丫都在这儿了,没有跑路的。"

这个时候跑路等于不打自招,除非凶手脑子让苏万给踢了。吴邪点点头往里走,招待所里一堆人,吵吵嚷嚷让人头疼。苏万有点儿幸灾乐祸,这么多人,看你怎么查。吴邪像有读心术似的瞥了他一眼,苏万立马心虚地移开了视线。

梁湾踩着跟鞋疾走进来:"给,出来了。"吴邪接过尸体初步化验报告快速浏览一遍,踢了苏万一脚:"去,跟负责人弄个喇叭来。"苏万不情不愿地从自己背包里掏了个喇叭出来,一开开关,喇叭震天响:"磨剪子嘞——戗菜刀——"苏万手忙脚乱地调成扩音模式,递给吴邪。

吴邪拍拍他的肩膀,算是难得的褒奖。吴邪对着喇叭咳了两声,招待所大厅里一时安静下来。

"各位驴友,那边山崖死人了,不好意思只能暂时限制各位的自由行动。着急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请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说完顿了顿,招待所里的登山客们明显松动了最初的戒备状态。吴邪继续道:"麻烦各位把随身用品摆出来。"看苏万还愣着,吴邪"啧"了一声:"你从右往左拍,我从左往右,把人和物品都编号,保证最后能对上号。"苏万这才像上了发条似的开始动起来。

梁湾交来的报告里写明了尸体体内残留少量盐酸安非他酮,致命伤是后脑的裂缝,深五厘米。吴邪在游客们之间来回踱步,最后停了下来。

有一个人很特殊,他的个人物品里带有盐酸安非他酮缓释片。吴邪兴致勃勃地拉了把椅子坐在了他的对面。

这个人很年轻,猛一看就像大学里最受欢迎的那种学生,但是相当沉默。梁湾在旁边已经有意无意看了好几眼。人总是不自觉被美好的外貌吸引,梁湾虽然自诩眼光高,却也不能免俗。刚进组那会儿她也曾歪歪过他们吴队,不过相处久了就知道那是个神经病,已经彻底幻灭。这会儿看见这位小哥,久违的好感又开始蹭蹭萌了芽。

吴邪打量一阵,这个年轻人仍旧无动于衷。吴邪俯下身敲敲桌子:"小哥贵姓。"那个年轻人抬头看了吴邪一眼:"张起灵。"比想象中配合,吴邪有点儿意外,指了指他随身行李那几盒盐酸安非他酮缓释片:"我们检查到死者体内残存少量盐酸安非他酮。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是他的医生?"

张起灵没有作答,而是拿出了一份文件。吴邪接过来看了看,是一份知情同意书,上面签了死者的名字"杨大广"。主办单位是医科大附属医院呼吸疾病研究所和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或健康合作中心,联合起来对志愿者进行一个盐酸安非他酮缓释片辅助戒烟临床观察实验,这个杨大广就是志愿者。

这个实验终止日期是在一三年,尸体是在两天以内死亡,体内查出盐酸安非他酮,这就很值得玩味了。知情书下面还有一张统计表,吴邪大致浏览一遍,是关于实验中不良事件发生情况的统筹。出现恶心嗜睡情况的停药者有13例,其中就包括杨大广。

Dagger  2.  卤水点豆腐

吴邪抬眼盯着张起灵道:"你是骨科医生吧,怎么管呼吸科的事情。你们医生现在这么闲了?"张起灵没有回答,算是默认。吴邪以前没见过这样的,说他不配合,人家也给你积极提供线索了;说他配合,八棍子打不出个屁来,真他妈是个闷油瓶子。

不管真话假话,但凡一个人说了什么,话里就一定会挟带各种信息。这人不去当个特务真是屈才了。吴邪心里没来由一阵光火,跟这种人说话真他妈费劲。

苏万在旁边听得瞪大了眼,不清楚吴邪怎么知道人家是骨科的。梁湾实在看不过去这傻小子,在一旁小声提点:"刚刚他开箱子拿文件,里面一堆镍钛记忆合金髌骨爪。"苏万红着脸没吭声,但凡是个没瞎的,刚刚肯定看见了。看那不太像普通的登山用具,苏万还以为那是什么独门的鹰爪形暗器,而且张起灵坐那儿不说话,简直跟武侠小说里那些武功高强深藏不露的隐世杀手不谋而合,真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梁湾也一直暗地里观察着这个张起灵,人帅精英话不多,一看就是个有故事的主儿,酷啊!越看越有兴趣,心里已经自作主张认定了和人家算半个同事,以后要是发展起来也有共同语言。这么想着,就朝兀自尴尬的苏万笑了笑,把声音压的更低道:"老娘的春天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她的话,张起灵的视线正好淡淡地飘过来,梁湾非但不害臊,反而抓紧时机微笑着理了理耳朵边的几绺头发,站的板儿直,仿佛胸都大了一圈。这一刻,苏万终于能从自己的乌龙中解脱出来,开始鄙视这个女人。

苏万偷偷瞟了眼一脸不悦的吴邪,心想,他们吴队要是豆腐,今天这个张起灵就算是卤水了。不由又抓紧机会幸灾乐祸起来。

吴邪倒也没闲着,对方不说话,他也靠那点儿线索猜了个七七八八:"杨大广死之前私下里和你见过面吧?我看这药,不是他从你这儿拿的。"吴邪直视着张起灵漆黑的眼睛,继续道:"是他给你的。"

张起灵抬眼看了吴邪一眼,最后也只是"嗯"了一声。

吴邪一只手放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击着。脑子里已经飞速转了几个圈。一开始,吴邪以为这个闷油瓶很可能是院方给杨大广派来的随身保险医生。但是五年前杨大广就停药了,因为这个药物让他出现了嗜睡症状。但是,杨大广出于某种目的,通过一些渠道又搞到了药物。他拿药的目的是什么?又为什么要把药给了这个闷油瓶?

这时候,王胖子风风火火走进来,抓起一次性纸杯接了杯水,仰头一口喝干,然后长舒口气在吴邪耳边小声道:"杨大广行李里没搜出烟。"

吴邪点点头,把刚才和苏万一起拍的编了号的照片递给他:"这几个人身上都有烟,你带走单独审问。"王胖子看了看,一共五个人,拍了拍吴邪肩膀,带了人又匆匆走了。

吴邪伸个懒腰,重新把喇叭举到嘴边:"各位,你们自由了。"这话刚说完五分钟不到,招待所已经走的干干净净。吴邪看了看对面的张起灵:"这位小哥,你也自由了。"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这才开始动手收拾东西。这个人跟案子看似有着直接关系,实际就是个替人收药的。恐怕是凶手得知杨大广与他有约,无意间操纵了这一环节,给个饵就上钩,未免太看得起他吴邪。

这时候,梁湾突然在背后轻轻怼了他一下,俯下身悄声道:"问他要个微信号吧,今天你晚饭我请。"

吴邪想了想,也没什么损失,梁湾把手机递过去,吴邪站起来咳了两声,张起灵抬头看他。

"小哥,加个微信。"吴邪边说边点开了扫码界面。谁知张起灵摇摇头,看吴邪不明所以,报了一串手机号道:"没有微信。"

吴邪没说给梁湾要,本来觉得自己是被拒了,正准备搬出美女的名号,结果对方自己报了个手机号,看来是真没微信。吴邪看了看身后的梁湾,梁湾也很惊讶,这年头还真有这种人啊。她们家亲戚群里三岁小孩儿都知道在微信上要红包了,居然还有人没微信。

吴邪一边觉得有意思,一边把那手机号记下了。

说不定哪天,案子的细节,还需要联系呢。

——TBC——

叨必叨:文中所涉及到的戒烟临床实验是真实存在的,但数据是我瞎掰的。希望各位好汉饶命,不要和现实生活联系在一起,放我一条生路。

评论(28)
热度(202)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