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图穷匕见》5-6

◎西班牙大苍蝇


首先公开处刑一下我自己,前面涉及到一个案情,两天之内死亡的尸体坠崖后周围没有血迹,这是一个bug,已经有大佬很认真地帮我指正出来了(附图)↓


超级感谢!同时也有点内疚,因为案情需要我也没法改了,一改恐怕得改整个案子,以后有时间再尽量完善吧。对不起大家,一切都是我的考虑不周。不是我小题大做,我实在希望大家不要因为我的失误造成常识性错误。特此跟大家道歉。以及感谢追文的小天使,码字唯一动力了(没有存稿慌得一批)。还有昨天的评论区排队挽尊组,实在不知道怎么回复,就在这里统一表扬一下好了,(ˊ˘ˋ*)♡爱你们。


————

 

Dagger 5. 套路

 

吴邪见到张起灵的时候,他穿着白大褂,扣子没系,一边的领子向里翻折,里面帽衫的帽子是歪的,一看就是急匆匆换了衣服出来见他的,说不定是手术台上刚下来的。

 

非亲非故非嫌疑人的,一天之内麻烦人家两趟,吴邪脸皮就是再厚此时也有点儿不好意思,见了张起灵什么也没说,先伸手给他把领子理好了,再把帽子扶正,这才笑了笑道:"对不起啊小哥,实在是只能麻烦你了。"

 

张起灵对于这么快就再见到吴邪并不意外。他刚做完一台髓核摘除,回办公室套上褂子,随意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就看见了吴邪的未接来电。

 

实际上,关于杨大广的死涉及到医院的一些陈年旧事,由于职权原因,张起灵手头资源比吴邪来的方便,自己私下里已经调查过一些东西。

 

张起灵做的是救命的活计,但他并不算个热心的人,也许是看惯了生死,他甚至有些冷漠。他把那份实验名单交给吴邪的时候就知道,以吴邪的效率,他们很快会再见面。可以说,张起灵一直在等他。

 

他们沿着骨外楼底下的绿化池走了一圈,终于让吴邪寻到条长椅。两人在长椅上坐下,吴邪往后一靠,翘起二郎腿,两只胳膊伸开横搭在椅背上,从背后的某个角度看去,张起灵像是被他单手搂住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吴邪道:"我知道你肯定查到不少东西。能带我跑一趟吗?"

 

张起灵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站起身来。

 

吴邪出来的急没给手机充满电,刚刚又给张起灵打了半天电话,打不通无聊又玩儿了半天游戏。这会儿掏出手机想通知王胖子一声,一看电池都红格了,万一一会儿关机了有个什么临时突发情况需要联系可就完蛋,只好留着那点儿电让它苟延残喘,然后跟张起灵借手机。

 

张起灵二话没说把手机递过去,吴邪拨了王胖子电话,那边响了两声,很快通了,吴邪赶紧道:"收手吧。"

 

电话那头似乎是反应了一下,就听王胖子爆了句粗口:"你他娘的挺能个儿啊,换号不告儿我一声,老子以为劫案的呢操!"

 

吴邪把手机拿远,估摸着那边儿骂完了,这才重新放回到耳朵边上,随口问一句:"消停了?"

 

那边传来苏万的声音:"胖叔找云警官去了。"吴邪鄙视地骂了句见色忘义,正想挂电话,苏万在那头叫住他道:"吴队,外勤还有我份儿吗……"

 

苏万这小子一到案发现场跟头猪似的,这些人情世故方面倒是通透的很。吴邪顿时来了兴致,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好容易在吴队面前长了回脸面,苏万嘚瑟道:"你那单人办公室隔音真不怎么样,我在外边儿听见你叹气了,还听见你给胖叔打电话了。"

 

吴邪无奈地笑笑,这小子通透是通透,可惜道行还是浅了点儿,别人一问就招个底儿掉,要是哪天遇上什么别有用心的人吓唬两句,估计把整个组卖了都不自知。不行,找机会还得再炼炼。

 

吴邪其实早就知道苏万站在门外偷听,傻小子不设防,根本不知道伪装自己的脚步声。吴邪这手感情牌,一方面是探他深浅,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自己谋福利。连王胖子损他守护甜心他都没计较,不是他大度,他只是另有所图。

 

吴邪对着电话那头道:"小子,既然知道我对你好,你是不是也该表示表示了。"

 

苏万一听,立马上道:"一会儿等您办完事儿回来,赏脸我请您吃个便饭?"

 

吴邪爽快道:"赏了。"然后愉快地挂了电话。不怪他最近到处讹人请客,他既然撂话说案子结了请张起灵吃饭,那就得讲究排面,到时候肯定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张医生工作这么忙,还为了这破案子鞍前马后地奔波,都快成同时干两份工了,而且还是免费义工。请人家吃饭是为了感谢人家,到时候可不能丢了份儿。所以,特殊时期特殊对待,能省则省,能讹就讹,组里这些个小崽子,几乎各个都是欠他人情的。即便没欠的也没关系,只要吴邪还差伙食费,马上就能被欠。苏万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可怜孩子到现在还觉得他们吴队刀子嘴豆腐心,偷着乐呢。吴邪盘算着,这一圈儿讹下来,怎么也能苟一礼拜了。

 

吴邪把手机还给张起灵。他打电话的时候张起灵回楼里换了身衣服,说是换衣服,其实就是把外面的白大褂脱了,穿着里面的常服。吴邪不清楚他是怎么跟院方协调请假的,只觉得没完没了影响人家工作,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这案子不结也得结。

 

他一共见了张起灵三次,发现每一次他都穿深色帽衫。现在可是七月份,他难道不嫌热得慌吗?吴邪这么想着,也就这么问了:"你怎么也不给自己置办几件夏天的衣裳?"

 

张起灵摇摇头:"没有必要。"

 

吴邪是多聪明的人,联想到他的职业,立刻就明白了。张起灵不像他,常年为了案子东奔西跑。有时候为了蹲点儿,甚至连口热饭都吃不上。而张起灵恰恰相反,每天上班医院下班回家,即便在路上那也是在车里,无时无刻没有空调相伴。吴邪看他那肤色就知道估计连太阳都很少晒。

 

不过人是活的,就不会被尿憋死。跑外勤要是赶上毒太阳,吴邪就会跟梁湾假扮情侣,其实纯粹就为了蹭一蹭她那把蕾丝碎花小粉伞。这导致梁湾一段时间的误会,后来知道真相,又可笑又可悲,最后也只能感叹吴邪真是凭实力单身。

 

 

————

 

叨必叨:这章实在想不出标题了,总之就是老张套路吴邪以及被吴邪套路的苏万想套路吴邪反被吴邪再次套路的各种套路……

 

Dagger. 6 我知道你在家

 

马平川松了领带,一把扯下来扔在沙发上。最近烟草生意做的并不顺利,这让他心烦意乱。

 

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

 

自从那件事以后,为了避人耳目,马平川舍了原来二环路那套三居室,一直住在这个筒子楼里。楼里大部分都是些儿女在外的空巢老人,马平川跟他们素无来往。前几天还死一个老太太,烂在房子里没人知道,后来楼道里实在臭气冲天,几个受不了的住户连着几天打举报电话,物业只好拖拖拉拉来了个人找了开锁公司,一开门发现尸体,登时出一身冷汗。死了得有三四天了,将近一礼拜。电视还开着,尸体死了也一直呈坐着的姿态。警察给拖走,还得负责安抚其他恐慌的老人。外面围了一堆电视台的等消息。

 

马平川早上走得急忘了拿合同,就是这个时候回来的,上楼就看见楼道挤满那些扛设备的,马平川留了个心眼,低头往进走。

 

谁知电视台的一下就朝他涌过来。马平川觉得自己最近肯定犯了什么冲,生意不顺不说,怕什么来什么。

 

"您好,打扰一下,您是这儿的住户吗?"这些媒体在这儿蹲了一个多小时,警察拦着不让进现场,能采访的都采访了,剩下都是些情绪状况不稳定的老人,正在接受安抚,不方便采访,这会儿好容易等来个壮年汉子,简直是瞌睡时候自己走过来的枕头。

 

一时间几个大镜头同时怼着他脸一顿拍,马平川扯开个尴尬的笑,躲闪道:"不是,帮朋友拿点儿东西。"说完就想绕进去。物业这会儿还没走,警察留着做口供,等着无聊,看见马平川,抬头跟他打招呼:"小马,这么早下班儿啊?"

 

马平川真想杀人。

 

幸亏周围嘈杂,马平川冲开人群跑了两步,这才得以突围。躲在屋子里,电视台的在外面蹲到中午饭点儿,马平川也在家窝到了饭点儿。因为这破事儿又鸽一笔生意,马平川气得后槽牙酸。

 

自从那次电视采访的事情过后,马平川就觉得自己要糟。五年来藏头露尾的日子并不好过,干什么都得束手束脚,因此生意经常黄,眼看着事情终于要尘埃落定,可不能功亏一篑。

 

此时外面传来敲门声,那声音不疾不徐,却每一下都敲在马平川心上。坐在沙发上屏息听了一会儿,外面没再传来任何声音,马平川长出口气。这时候,好像存心逗他玩儿似的,敲门声又重新响了起来,敲击节奏比上次更加缓慢,听在马平川耳朵里就像一种无声的威胁。

 

马平川还想继续装孙子,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开门,我知道你在家。"

 

马平川确定自己没跟这声音打过交道,一时有些慌神,事情还能再坏到什么地步?马平川抹了把头上的汗,靠近窗边向下望。这会儿天已经黑了,大部分老人去社区广场跳舞,整个小区静悄悄的,没一个人影儿。况且老房子都不怎么敞亮,吊顶低,虽说这是三楼,实际没有多高,硬要顺着外管道爬,也不是逃不脱。马平川一下子找回了主意,从床头柜里翻出绳子,为了跑路,他一直有所准备,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外面那愣头青还在锲而不舍地一个劲敲门,马平川心里嘲笑这个傻逼,边在腰上绑好了绳子,另一头捆在床脚上,外管道特别脆,主要还得依附绳子的力量,等马平川脚挨了地已经一头汗。马平川坐地上喘了几口气,开始解腰上绳子。

 

突然,一双运动鞋就站在了他面前。他猛地抬头,借着院里几盏破灯昏暗的光,只见一个瘦高个男人逆光站着,双手插在帽衫口袋里,像是已经等了他很久。

 

——TBC——

 

叨必叨:马地主倾情客串。


评论(6)
热度(94)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