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图穷匕见》15-16

Dagger.15 张起灵

吴邪略一思忖,就让王胖子待在案发现场看着,他自己一个人上了楼。

王胖子在马平川屋子门口派了个警员守着,吴邪出示了证件,那警员点点头给他放行。

吴邪在屋里转了一圈,屋子里的摆设还跟之前一样,甚至连烟灰缸里的水都还在,上面那一小撮烟灰已经散架了,浮在水面上,静静地不动弹,像是对时间的蔑视。

吴邪看了一会儿那烟灰,揉了揉眼睛又站起来,往马平川卧室里走。卧室是一个人最隐私的地方,因为卧室里有床。一般人如果要藏什么隐秘的私人物品,首选地那一定是卧室,尤其是床底。吴邪想到自己中学时候的一件趣事,跟同学借的有色杂志用平角内裤包着塞在床底,他妈发现他老丢内裤,以为他遇上什么变态校园霸凌了,问他他也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更让他妈觉得是他受了恐吓不敢说,他妈就跟班主任打了好几次电话,说他老丢内裤,让班主任多费心留意一下,看看什么孩子在做这样恶劣的事。因此,班主任看他看得严,拜那本有色杂志所赐,从此他只能沉迷学习,从年级前二十飞到了年级前三,后来内裤的事情他妈也没再追究。

所以,吴邪抱着碰碰运气的心态,决定先从床底搜起。

马平川的床底离地面较近,以吴邪的身高,想趴进去实在困难,抬床又太费劲,吴邪只得退一步,趴下身,伸手在床底摸了一阵。摸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感觉似乎是个盒子类的物件。

吴邪把那东西拖出来,这个盒子的长宽大概也就十五厘米左右,高三厘米,不算大,看着像是一本普通的画册。可以看出常年在床底不见天日也不挪动,上面全是细毛灰尘,老房子又潮,甚至还有半拉蛛网。吴邪用手把上面的灰抹掉,又拍了拍手,旁边就是床头柜,上面放了个纸抽盒,吴邪随意扯了几片擦了擦手,又把那盒子大概擦过一遍。

等捯饬得相对干净了,这才看清这东西不是什么盒子,也不是画册,是一本盒装相册。

那相册外面的盒子有个皮扣,吴邪扯开皮扣,把里面的相册倒出来,一页一页挨着翻看。奇怪的是,这一整个相册都是空的。

马平川为什么要放个空相册在自己床底下?确实也不排除随手放置的可能,但吴邪还是偏向于这个相册是姓马的刻意为之,一定有什么特殊意义。

吴邪决定再翻看一遍,也许他刚刚遗漏了什么。

吴邪一边回忆自己第一次翻阅相册时的细节,一边仔细观察这本相册。很快,他发现每页相册中间都有密封的夹层,有几页已经烂开了,就是这烂开的几页给了吴邪新的搜查思路。

这次,他试着用食指和拇指捻搓着翻阅。每一页都可以搓出夹层中间的空档。吴邪耐心地翻着,在翻到倒数第二页时,吴邪感觉到了阻力,这一页夹层里似乎粘着什么东西,比其他页都要硬。

吴邪迫不及待地撕开这一页,夹层里面粘着个信封。吴邪把信封扯下来,撕开信封。里面露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个小孩儿,大概十二三岁模样。很白,头发很黑,有点儿长。很瘦,穿着帽衫牛仔裤,从衣着款式看大概是个男孩儿,但也不能确定。坐在窗台上,眼神看着窗外,只露出小半张侧脸,照片里还拍到了几张空床,一水儿白被单,看上去是在医院里,而且是偷拍的。

吴邪捏着照片看了很久,久到眼睛实在撑不住疲劳,这才想起来眨眼。逆光坐在窗台上,小半张侧脸,无法从长相分辨出这孩子他是否认识,但是,吴邪仍然第一眼就认出了他是谁。

那个孩子抱着一条腿坐着,正好露出右手奇长的食指和中指。

吴邪看着那照片,脑子里不由回想起与张起灵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那个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张起灵不同寻常的手指长度。

仔细想想,从盐酸安非他酮案开始,张起灵就像是一个无关的误入者,他总能在外围关键适时地出现,又保持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就连存在感都极其薄弱。看起来简直无懈可击,让人无从怀疑。

马平川怎么会有闷油瓶小时候的照片?闷油瓶跟马平川早就认识吗?马平川又为什么要把这张照片藏起来?

一连串的问题搅得他心烦意乱。吴邪心里不是没有震撼,但他更多的是一些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情绪,这种情绪之前也出现过,就是见到霍玲的那次,在出租车上想了一路也没想明白。

张起灵这个人非常沉默,但正因为过分沉默而显得神秘。对于他,吴邪并不是没有防备之心,但却没来由地不愿把他想成一个处心积虑的角色。吴邪突然觉得,这样的自己未免有些可笑,还真是应了胖子那句随口起的绰号,太天真了。

吴邪最后看了一眼那照片,掏出钱夹把照片放了进去。

————

Dagger.16  初露端倪

吴邪进厕所洗了把脸,再抬起头时,所有情绪像是都已消失不见。

张起灵的事情暂且不提,案子总还是要查。吴邪迈步走到客厅,重新坐回沙发上,盯着那烟灰缸里浮在水面的烟灰出神。

马平川那条拆封的烟还被扔在一边,吴邪看着那条烟,目光突然像被烫了一下,他猛地站起身来。

那条烟是他当时审马平川的时候,从置物架上拿下来放在茶几上的,吴邪心跳得极快,几步走到那置物架前。

置物架上东西不多,除了几条滞销烟,就是几个喝剩的空罐头瓶子。

其中一个罐头瓶子外面用报纸糊着,报纸缺了一角,露出里面的东西——一只六角铃铛。

这时候,吴邪电话响了。他快速地把那只六角铃铛倒出来装进口袋,接起电话。

那头王胖子道:"下来,有情况。"

"换气扇开着,尸体下面有个纸板。地板还有点儿潮,我差点儿就相信这案子是自杀了。"王胖子看了吴邪一眼,继续道:"死者通话记录也被删干净了。不过,你看看这个。"王胖子把一份文件递给吴邪。

吴邪接过来一看,是一份高额人寿保险。死者叫老海,受益人是死者的侄女,叫秦海婷。王胖子已经打过电话,秦海婷说她正在赶来的路上。

吴邪踱步走出屋子,注意到旁边那户门前的地上掉落了一小截黄色涤纶布。他仔细看了看那扇门,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忙掏出手机,通讯录里翻出个人,拨了过去。

那边忙音响了一阵,通了,但是对方并没有说话。

吴邪调整好情绪:"小哥,我现在需要确认一下,上次找到马平川的那份影像资料,死了的老太太家门上,是不是有两道划痕?"

张起灵像是回忆了一下,停顿了几秒,在电话那头"嗯"了一声。

吴邪没想到他回应得这么快,又联想到马平川的照片,语气不免带了些质问:"你怎么这么肯定?你当时连这个都注意到了?"

张起灵这次停顿的时间更长,最后也只是"嗯"了一声。

吴邪没再说什么,挂了电话。他现在对张起灵还处在一个无法理智的状态,言多必失,容易打草惊蛇,张起灵刚刚的停顿也就十几秒钟,吴邪却听得煎熬,他知道张起灵肯定察觉到了什么。所以,多说多错,按兵不动才是较为明智的选择。

王胖子看他神情恍惚地挂了电话,道:"不是吧,一天不见你就偷摸处对象了?"边说边一脸八卦地怼了怼他肩膀:"什么样儿啊?你丫没经验,别被社会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狐狸精给骗了,胖爷给你把把关。"

吴邪瞪他一眼,真佩服他什么时候都能跑火车,索性比他还没溜:"放心吧,肤白貌美屁股翘,人美心善比花娇。你自己那烂摊子还没拾掇好,还来管我,省省吧。"

王胖子想到他和云彩之间的进展,确实比拖拉机快不了多少。王胖子知道自己什么样,云彩不一定会喜欢他,这也是他一直没把这份感情宣之于口的原因。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王胖子是世上少有的真正睿智的人,他看得很开。就是因为太喜欢了,所以他心里并不着急。他活了半辈子,碰上这么一个真正喜欢的姑娘,只要能在她身边给她逗逗闷子,以后要是没机会了,留个念想也算值了。

苏万能看出王胖子暗恋云彩,却没法看清他的心思。只有吴邪明白,两个人这些年来过命的交情,什么也不用说,一撅屁股就知道对方要拉多少屎。所以吴邪敢拿这个揶揄他,正是因为他们太了解彼此了。

没有谁离了谁就活不下去。诗和远方是挺好,但你首先得吃饱。

某一层面来说,吴邪和王胖子属于同一类人,他们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并且不会坐以待毙。但却有自己的底线,如果要是触碰到这条底线,那对方就得好好想想,怎么走夜路了。

——TBC——

叨必叨:心中默念一百遍老海是一个正常的名字,毫无违和!(实在是尽量想让原著人物客串,不想原创人物orz盗笔里真没几个正常人名我选了一条死路,对不起请再爱我一次!QAQ

不过很多推理小说里面的人物名字都很迷的,前几天和女票泡图书馆就遇上几个,书名忘记了,只记得女主她爹叫臭鸡蛋,我俩跟傻逼似的笑了半小时。还有什么土肥圆啊,赛金花啊,毛利大五郎,福尔摩的啊……没,后面这几个是我瞎掰的。总之老海,不!违!和!

评论(7)
热度(66)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