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苍蝇

r=a(1-sinθ)

【瓶邪雨村儿】《蚊香》

◎西班牙大苍蝇

梗源于微信小程序:

——

 

雨村没有正规超市,要想正经置办东西得看造化,天时地利人和。

 

所谓天时,就是老天爷心情好,不下雨。地利,就是下雨塌方的路段儿被老乡填平了,而且差不多能落个半成干,人穿鞋走上去,不至于被泥窝子吸住,还得堤防摔个狗吃屎。最后是人和,只要前面那两条都达成了,能再赶上这一条,那就得去庙里拜拜,这是善缘。家里有牛的,基本就有牛车,这些人有大作用,平时得搞好关系。等到人家赶着牛车上集市里头做买卖,我和胖子兴许就能蹭一程。不过老乡们都不大乐意捎胖子,无论他的态度看上去多友好,他的体型对于老乡那破木头板车都说不上友好。

 

这样的窘况经历了几次,总归是要画上句点了。

 

一个月前,村里开了家供销社,就在胖子常去的那家发廊边儿上。老远听见放炮,村喇叭里循环放了一整天的《最炫民族风》都显得清净了不少。

 

我去了几次,供销社的老乡都不在。就留一小孩儿看店,小孩儿边流鼻涕边写暑假作业,作业本和鼻子之间常常是水天一线,袖口一抹,藕断丝连。

 

村里孩子早当家。大人都忙着务农,赶上夏季时令水果丰收,经常跑去镇子上叫卖,有时候临时赶上办个庙会,一摆摊还得花费一整天功夫。大人不在,这些孩子也就基本都是放养。

 

我一共来了两回,都是来买套子。估摸小孩儿也不懂这个,两回都是拿了东西付钱走人,心里没什么压力。

 

这是我第三回来买套子,照闷油瓶这样的,我看我得考虑批发,提早上日程了。

 

跨进店门,照例跟小孩儿没什么交流,刚从里面架子上拿了套儿,就看见一个小平头进来了。本来以为也是来买东西的老乡,就没在意。结果那小平头凑到小孩儿跟前说了什么,就把小孩儿打发走了。自己站在了柜台后面。我心里咯噔一声,但是东西都捏在手上了,再放回去,这屁大个地方,以后传出去,我们仨外来人口本来就不在体制内,指不定传成什么样,以后邻里之间办事儿抹不开面子。

 

小平头看着我不说话。我看了看手里的东西,这事儿确实棘手。

 

这时候,我看见手边就摆着蚊香,就随手拿了一盒。心说我至少买个别的东西,可不是你们村长开大会嘴里头说的“流氓”。

 

小平头脸色如常地给我结账,一共三十八块六毛五,我递给他五十块钱。找了我一张十块四个钢镚儿,一个一块钱三个一毛钱。然后从柜子底下掏出一把草,笑道:“五分钱找不开,这个比蚊香好使,拿着吧。”

 

我一看,是一把艾蒿。我没拂他的好意,伸手接了,道了声谢。心里松口气,刚走出门就听见那小平头打电话的声音:“爹,让妹晚上别出来,锁好门,咱村有流氓,买套子还买蚊香,肯定是去那片儿小树林了……”

 

我……

 

——end——

 

不负责任番外:闷油瓶看我带了艾蒿和蚊香回来,立马皱起了眉。

 

我不明所以:“怎么了?”

 

闷油瓶:“今天晚上你为什么不和我睡?”

 

见他一直盯着我手里的蚊香和艾蒿,一下反应过来。闷油瓶是个人肉驱蚊器,我跟他一块儿从来不用考虑蚊虫问题。他看见我拿了一堆驱蚊用具,估计以为我要跟他分房睡了。

 

我心里偷着乐,赶紧朝旁边那屋喊了几声:“胖子,出来,给你带好东西了!”

 

“不看滚!你丫又有小票了!”

评论(20)
热度(343)

© 西班牙大苍蝇 | Powered by LOFTER